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一点文学 > 现代都市 > 可念不可说完整文集

可念不可说完整文集

西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张霆佑陶梦是现代言情《可念不可说》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西子”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这副做主的姿态,让乔烟觉得心脏被剜了一刀,沉默着刚想打开后面的车门,就听到张宗廷的声音。“我让司机送她过去。”姜思思开始撒娇,语气柔柔弱弱。“闻璟,有什么关系,就坐一下而已,你待会儿消毒不就好了,别这样嘛,难得我回来,大家一起开心开心。”乔烟就这么僵持在车门口,垂下睫毛,朝着里面说道:“那我在这里等司机好了。”“姐姐,上车吧,闻璟答应了。”乔烟看......

主角:张霆佑陶梦   更新:2024-03-11 08: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霆佑陶梦的现代都市小说《可念不可说完整文集》,由网络作家“西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张霆佑陶梦是现代言情《可念不可说》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西子”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这副做主的姿态,让乔烟觉得心脏被剜了一刀,沉默着刚想打开后面的车门,就听到张宗廷的声音。“我让司机送她过去。”姜思思开始撒娇,语气柔柔弱弱。“闻璟,有什么关系,就坐一下而已,你待会儿消毒不就好了,别这样嘛,难得我回来,大家一起开心开心。”乔烟就这么僵持在车门口,垂下睫毛,朝着里面说道:“那我在这里等司机好了。”“姐姐,上车吧,闻璟答应了。”乔烟看......

《可念不可说完整文集》精彩片段

乔烟眨了眨酸涩的眼睛,扯唇笑了一下。
陈香菱这些年不管用什么东西都要申请,就算她每次出门打扮的很华丽,但那也只是为了不让姜父丢面子而已,那些东西都不属于她,她自己全职在家,没有任何工资。
五千,已经是陈香菱能拿出来的极限了。
她用微信转了回去,口吻很淡。
不用,你自己留着吧。
乔烟开始穿衣服,被折腾得太狠,感觉下面已经肿了。
这也不是第一次,反正张宗廷向来随心所欲。
她从包里拿出药膏,很熟练的给自己上药。
刚走到酒店路边,正要招手拦车时,一辆车在她的面前停下。
这是张宗廷的车,她的心脏瞬间狠狠跳了一瞬。
此前她从未坐过他的车,难道......
副驾驶的车窗落了下来,露出姜思思的脸。
那点儿微末的心跳瞬间显得可笑至极。
“姐姐,菱姨说你不来今晚的接风宴了,真的么?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什么,惹你生气了?”
乔烟被外面的冷风吹得脸疼,嘴角扯了扯,“没有。”
她跟了张宗廷两年,从未坐过他的车。
他这个人洁癖很严重,除了朋友之外,这辆车不载任何人。
很显然,在他眼里,她连朋友都算不上。
而姜思思一回来,堂堂霍总直接沦为司机。
她坐在张宗廷的副驾驶位置上,看着是那么的理所应当。
乔烟强撑着没有让自己的脸色太难看,却看到姜思思的视线越过她,落在身后的酒店上。
“姐姐怎么出现在这里?我刚刚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这家酒店蛮贵的,菱姨不是说你没工作么?”
没有工作却出现在这种高档场所,剩下的什么都不用说,足以让人联想。
余光瞥到张宗廷的握着方向盘的修长手指紧了一瞬,姜思思的话题戛然而止,眼底都是温柔。
“算了,先上车吧,正好可以一起过去。”
这副做主的姿态,让乔烟觉得心脏被剜了一刀,沉默着刚想打开后面的车门,就听到张宗廷的声音。
“我让司机送她过去。”
姜思思开始撒娇,语气柔柔弱弱。
“闻璟,有什么关系,就坐一下而已,你待会儿消毒不就好了,别这样嘛,难得我回来,大家一起开心开心。”
乔烟就这么僵持在车门口,垂下睫毛,朝着里面说道:“那我在这里等司机好了。”
“姐姐,上车吧,闻璟答应了。”
乔烟看向张宗廷,他没表态,沉默便是默认。
她蜷缩了一下手指,打开车门上车,规规矩矩的坐在后座。
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张宗廷的一个侧脸,光影在他的脸上留下明明灭灭的影子,看起来既散漫,又高不可攀。
前排的姜思思一直在跟他搭话,聊到国外的朋友,生活。
张宗廷回答的不冷不淡,汽车内一瞬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
乔烟抬头,看向后视镜,跟张宗廷的视线瞬间撞上。
他微微挑眉。
她能感觉到,他的视线似乎落在她的脖子处。
今晚他从后面掐着她腰的时候,在她的脖子上啜了好几个印子。
她下意识的就抬手,盖在了印子处,只觉得那里的皮肤在发烫。
姜思思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闻璟,真好,我感觉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变。如果当时不是姐姐告诉我你出了车祸,我应该也不会被那个男人骗出国,我很后悔。”
乔烟的睫毛“刷”的一下睁开,下意识的又看向后视镜。
张宗廷的眼神变得很阴沉,仿佛在酝酿着某种风暴。
而她即将被拖入这种风暴里搅碎。

她瞬间有些不安,掌心都溢出了汗水,刚想解释,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响了一下,又是新消息。
点开,依旧是陈香菱发来的。
思思这次要跟张宗廷结婚,当年那事儿你先认下来,对外就说她是被那个男人骗了。小鲤,思思跟我说了,只要你把这个锅背下来,以后我就是名正言顺的姜家女主人。
乔烟觉得好笑,姜思思的话也能信?
她认识姜思思这么多年,太了解这个妹妹了。
对外装柔弱,让所有人都觉得她是受害者。
她紧紧捏着手机,看到手机上又多了一条消息。
何况你奶奶还需要她家的医生,忍忍吧,等妈妈站稳脚跟,咱们就能过上好日子。
乔烟只感觉到一阵无力,紧握着手机的力道缓缓撤去。
她听到张宗廷问,“我车祸的事儿是乔烟告诉你的?”
口吻很随意,但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嗯,姐姐说你永远都好不了了。对不起,闻璟,当时是我太懦弱了。”
汽车平稳行驶,车内安静的落针可闻。
直到在帝都最有名的酒吧门口停下。
男人身上那阴沉的气息浸染在整片逼仄的空间,顺着毛孔钻进了乔烟的皮肤。
她缓缓闭上眼睛,不敢想张宗廷会有多生气。
她下意识的就想逃离这里,抬手打开车门,率先下车。
但是因为下面的疼痛,她走路略微有些不自然,再加上才抹了药,总觉得凉飕飕的。
刚走远两步,她就听到姜思思“呀”了一声。
她回头看去,发现姜思思靠着汽车,眼神有些可怜,其中一只高跟鞋断了鞋跟。
“闻璟,有点疼。”
乔烟几乎马上就知道姜思思下一步要做什么。
“今晚是我的接风宴,总不能这副样子去见人。”
点到即止,剩下的张宗廷会为她做。
张宗廷看向乔烟,眼神凉薄,没有任何犹豫。
“你跟她换换。”
乔烟一瞬间怔愣在原地,他的每个字都像是一把刀子,扎在她的心脏处,酸涩难忍。
一股怒火在胸腔口汇聚,烧得她身体里的水分都快被蒸干。
“这鞋我穿两年了,她也不嫌弃?”
张宗廷似乎知道她意有所指,挑眉,眸底瞬间变深,嘴唇微不可见的抿了一下。
气氛微妙间,姜思思开口,“不嫌弃,就是委屈姐姐了,不过没关系的,待会儿你进去了,也没人注意你,等回去我买双新的补偿你。”
乔烟感觉到张宗廷的视线一直紧盯着自己,犹如猎人牢牢盯住猎物。
她长得很漂亮,是那种清冷艳丽的漂亮,闻言她勾唇笑了笑,眼底有种澄澈的水润。
“你不嫌弃就好,毕竟我穿几百次了。”
姜思思闻言,毫不犹豫地把坏鞋踢过来,换上了她的好鞋。
“姐姐,谢谢,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那件事我不怪你的。如果不是我出国,我也不会知道,闻璟会这么喜欢我。有句话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姜思思清楚,乔烟不敢反驳,毕竟医院里的那位还等着做手术。
这个锅,乔烟不背也得背。
穿好后,她挽住张宗廷的胳膊,“闻璟,那我们先进去吧。”
张宗廷的视线却依旧落在乔烟身上,看到她赤着双脚,倔强的抿着唇,脖子间的红痕若隐若现,莫名暧昧。
嗤笑一声,“穿多少次你也记得?”
乔烟对上他的视线,察觉到他眼底深处的恼怒,心里又痛,又有一种隐秘的快意。
“至少刚刚穿过。”

小说《可念不可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