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一点文学 > 现代都市 > 畅读全文开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

畅读全文开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

日收过万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长篇古代言情《开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男女主角杨念念陆时深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日收过万”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工匠刷完水泥墙,封上泥土,厕所里水泥干了就能用。煤球晒了七八分干,杨念念准备把煤球翻个面晒,忽然注意到手心水泡不知啥时候破了。长出了一点嫩皮,不疼了。估计是昨夜睡着不小心碰破的吧?她没多想。煤球翻到一半,院门口来了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张嘴就是一副质问的语气,“泥坑啥时候埋呀?我大清早上厕所一脚踩空,摔的腰......

主角:杨念念陆时深   更新:2024-06-11 22: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念念陆时深的现代都市小说《畅读全文开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由网络作家“日收过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长篇古代言情《开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男女主角杨念念陆时深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日收过万”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工匠刷完水泥墙,封上泥土,厕所里水泥干了就能用。煤球晒了七八分干,杨念念准备把煤球翻个面晒,忽然注意到手心水泡不知啥时候破了。长出了一点嫩皮,不疼了。估计是昨夜睡着不小心碰破的吧?她没多想。煤球翻到一半,院门口来了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张嘴就是一副质问的语气,“泥坑啥时候埋呀?我大清早上厕所一脚踩空,摔的腰......

《畅读全文开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精彩片段


陆时深见她不咳嗽了,便将水碗放在桌上,坐下后,蹙着眉对安安说,“以后别把家里的事情往外讲。”

本来没吃到糖块的事情还没消化,这会儿又被爸爸教育,安安委屈的眼眶泛红,他低头,强忍住不让眼泪落下。

声音小的像苍蝇,“爸爸,咱们能不能跟婶儿分床睡,兵兵他们也笑话我这么大了还跟婶儿睡,我很没面子。”

杨念念:……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呀,瞧这要求提的……

她悄悄瞥陆时深一眼,也不知道陆时深会不会带着安安跟她分床睡。

实际上,陆时深搬家的目的,就是分床,安安大了,跟杨念念睡确实不合适。

陆时深一脸正色地看着安安,“再坚持两天,你周叔叔已经在编竹席了。”

周秉行学了父亲编竹席手艺,部队谁需要编竹席都是找他,一是比市面上便宜,二是能让周秉行挣钱补贴点家用。

周秉行四个儿子,“半大小子,吃穷老子”这话不是空穴来风。

安安以为陆时深答应跟他睡了,得意洋洋地朝着杨念念炫耀,爸爸是他的,谁也别想跟他抢。

杨念念也在琢磨陆时深话里意思,见安安看过来,她趁陆时深不注意,冲着安安做了个鬼脸,殊不知全被陆时深看在眼里。

两个孩子较劲多了,感情也就慢慢深了。

累了一下午,手心磨了好几个水泡,肩膀和手腕酸疼酸疼的,加上昨夜没睡好,杨念念躺在床上没两分钟呼吸就均匀起来。

陆时深回来见杨念念睡着,于是让安安上z床先睡,他则出去洗了衣裳。

安安听到关门声,悄悄爬起来在屋里扫视一圈,果然在木箱盖上看到了糖块,于婶儿没骗她,杨念念买了糖块偷偷吃,不舍得给他吃。

可爸爸为什么也没提给他吃呢?

从前爸爸有好吃的,都是第一时间想着他的。

吞咽了口唾沫,安安没忍住打开纸袋偷吃了一点点,甜甜的味道入口,好吃得差点没咬掉舌头。

担心偷吃被发现,安安赶紧躺在床上装睡,陆时深洗完衣服进屋时,安安还真睡着了。

他从箱子里找出缝衣针,轻轻握住杨念念小手,几个黄豆似的水泡在她手心显得格外刺眼。

看来是真累了,他挑水泡杨念念都没醒……

陆时深第一次这么仔细打量杨念念,她五官精致,一张小小的鹅蛋脸还没有他巴掌大,及腰长发铺散在枕头上似一幅墨画……

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干涩,陆时深连忙收回视线。

安安和杨念念有点生分,不愿意贴着她睡,加上杨念念睡觉不老实,影响安安睡眠,迟疑了两秒,他关灯睡在了二人中间。

刚侧身躺下,杨念念就跟个八爪鱼似的缠上来,嘴里还像个孩子似的呢喃着“热”。

少女娇软躯体贴着他背部,对方身份还是他的合法妻子,对于陆时深来说,这无疑是一种考验,比执行任务时,趴在草丛里被蚊虫叮咬还难捱……

杨念念起床时,陆时深和安安都没在家,怕她梦游跑了似的,屋门和窗户关得很严实,堂屋桌上留了张字条和两个苦菜包,字条上只有四个字,“我在部队。”

两个工匠来得挺早,浴室和厕所已经完工在刷水泥了,排水道里放好了排水管,等工匠刷完水泥墙,封上泥土,厕所里水泥干了就能用。

煤球晒了七八分干,杨念念准备把煤球翻个面晒,忽然注意到手心水泡不知啥时候破了。

长出了一点嫩皮,不疼了。

估计是昨夜睡着不小心碰破的吧?

她没多想。

煤球翻到一半,院门口来了个四十多岁的女人。

张嘴就是一副质问的语气,“泥坑啥时候埋呀?我大清早上厕所一脚踩空,摔的腰现在还疼着。”

女人长相有点刻薄,气质跟灭绝师太没差别,一看就不好惹的样子。

挖坑导致别人摔了,别人态度不好也正常,杨念念赶紧站起身道歉,“抱歉,你没事儿吧?中午之前就能填上了。”

女人没好气反问,“我这么大年纪摔了一跤,你说有事没事?”

“丁主任,您平时都是大忙人,今天咋有时间来串门了呀?”王凤娇人还没到,声音先到了。

篱笆院围墙还没半人高,她老远就瞧见丁兰英在杨念念院子里。

军属院里最不好惹的就是这一位了,只要丁兰英串门,不是找事儿,就是在找事儿的路上,担心杨念念应付不了,王凤娇一路小跑过来。

丁兰英和凤娇说话,语气好了几分,“我早上准备去医院呢,谁知道刚出门就踩坑里摔了一跤,腰现在还疼着,哪里还能上班呀?请假在家休息了。”

“哎哟,这摔一跤可不得了,您没啥事儿吧?”王凤娇上下打量她,“要不要我陪你去卫生院看看?”

“事儿不大,就是腰有点疼,担心别人也摔着,过来问问这坑啥时候能填上。”丁兰英用拳头对着后腰捶了两下,“你们忙吧,我先回去休息了。”

王凤娇在这里,她再说别的不方便,只能鸣金收兵,临走还瞥了眼快完工的厕所。

杨念念好奇询问,“这位是谁呀?”

“这位是张政委的媳妇丁兰英,她在城关镇卫生院当妇科主任,平时大家都称呼她丁主任,我跟你说,咱这院里头,最不好惹的就是她了,她最喜欢别人顺着毛拍马屁。”

王凤娇瞅着丁兰英离开的背影,捏着嗓子提醒,“她现在是心里不痛快,故意找茬。”

“我第一次见她,怎么惹到她了?”杨念念觉得丁兰英莫名其妙,蹲下身继续翻煤球。

王凤娇一边帮她翻煤球,一边解释,“她这人眼红病重,见不得别人比她过得好,军属院里头盖独立厕所跟洗澡间的,你是头一份,她心里能舒坦么?”

“……”杨念念不理解,“她随军好些年头了吧?为啥不建一个?”


杨念念憋着笑,等到安安咕噜咕噜说完后,她轻轻“嗯”了声,突如其来的回应把安安吓了一跳,羞红着脸钻到了杨天柱的怀里告状。

“爸爸,婶儿装睡骗我。”

小孩子不要面子的吗?

婶儿真是太坏了。

杨念念再也憋不住了,“咯咯”笑出声,清脆的笑声格外好听,她声音本来就软软糯糯的很好听,格外有感染力。

安安被杨念念笑的更不好意思了,埋在杨天柱怀里撒娇,“爸爸,你看婶儿还在笑我。”

杨天柱看着杨念念笑的花枝乱颤的身影,嘴角不由跟着上扬,这一大一小关系进展,比他预料要快。

杨念念性格像个孩子,阳光开朗有朝气,她的阳光早晚会照进安安心里,时间问题而已。

这一晚三人睡的格外踏实开心,安安睡着了嘴角还挂着笑,道歉的话被杨念念听到,他虽然觉得别扭,心里却有点小窃喜。

次日。

杨念念起了个大早,煮了白米粥,蒸了一锅葱油饼,面香味都飘到院子外面了。

安安起床闻着香味儿跑到厨房门口,想看看杨念念煮什么好吃的。

之前一直待在乡下老家,一天两顿饭,不是咸菜杂粮包就是红薯土豆,一年到头见不到荤腥。

来到军属院,虽然能吃上小麦粉馒头和白米饭了,可食堂大厨每顿煮几千人饭菜,压根不会像杨念念这样花心思换花样煮饭吃。

瞧这油饼子擀的一层又一层,每一层都是薄薄的带着葱花,闻着都想流口水。

“快去刷牙,等会儿你爸爸早操回来就能吃饭了。”

“好耶,有葱油饼吃咯……”

安安吞咽了一口唾沫,欢快的跑去刷牙。

丁兰英上厕所回来,路过杨念念院子时,闻见一股面香味儿,朝着院子里瞧了眼,见安安在刷牙,顿时嗤笑一声。

这个杨念念心眼不少,会做表面功夫,还知道让安安刷牙。

整个军属院里头,除了她家儿女从小开始早晚刷牙外,还真没有第二户。

乡下来的丫头哪里懂这些?八成是听别人说了她家的事情,跟她学的育儿方案。

说白了,就是做给外人看的。

嘴馋,贪吃,花钱大手大脚,家里有点钱全吃到肚子里,谁娶了这样的女人谁倒霉。

瞧着吧!杨天柱让杨念念当家,之前攒的那点家底,迟早败光。

丁兰英前脚刚走,后脚于红丽就闻着味儿过来了。

“安安,你家做啥好吃的,怎么这么香?”

安安吐掉嘴里的牙膏沫,高高兴兴的大声回答,“我婶儿蒸了油饼。”

于红丽撇撇嘴,阴阳怪气地说,“你妈嘴巴可真馋,专挑好东西吃,你爸津贴够她这样造的么?”

安安一个小孩哪里听懂她话里的意思呀,天真回答说,“我家今天才开灶,没有天天吃。”

于红丽正想说话,眼尖地瞥见杨天柱回来了,她眼底闪过一丝算计,小声说,“兵兵也好久没吃饼子了,你妈蒸的油饼子要是多,你等会儿拿一个给兵兵吃。”

安安年纪小,可是他不傻,在乡下一年到头也吃不到两次油饼子,这种好东西,哪有随便给别人家孩子吃的,他故意装没听见不吱声。

于红丽见他不答应,暗暗瞪了他一眼,眼瞅着杨天柱快来到跟前了,她也不好再说别的,扭着屁股气呼呼的走了,路过杨天柱身边时,故意大声说。

“陆团长,现在整个家属院就数你家日子最好过了,早上油饼子,中午该吃红烧肉了。”

小说《开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杨念念听到有人叫她“缩脚”,还没等她清醒过来呢,脚腕就被人踢了一下,她猛然惊醒,睁眼就见到一张额骨分明的下巴,她吓了一跳,连忙坐直了身子。

瞧见秦傲楠肩头湿z了一小块儿,杨念念尴尬的快扣出一个火车隧道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才不小心睡着了。”

秦傲楠见她明艳的脸上满是慌乱,心脏剧烈跳动了几下,不自在的别开视线,“没、没关系,衣服洗一下就好了。”

话一出口,他又觉得这话说的像是嫌弃人一样,又赶紧补充,“我出的汗比这脏多了。”

怎么又好像是在说人家口水脏?平时没接触过女性,秦傲楠发现自己越解释越乱,他竟然比杨念念还不自在,索性闭上嘴巴不吭声了,

杨念念也看出来了,秦傲楠并没有生气,不由松了口气,刚想说点啥缓解尴尬,坐在对面的女人便出了声。

“这是火车上,公众场合,你们就算是两口子,也该注意点影响吧?”

杨念念这才发现,坐在对面的换了人,之前是个男人,现在换成了女人,应该是刚才男人下车,女人才上来的,刚才也是这个女人踢的她。

女人穿着碎花短袖灰裤子,一头过耳短发,浓眉大眼是这个年代老一辈喜欢的长相,就是皮肤有些黑,应该是常年在田里干活嗮黑的。

此时女人正一脸嫌弃的看着杨念念,跟谁欠她几百万似的。

是杨念念睡着了脚碍事在先,加上出远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她没跟女人呛声,只是解释了句。

“我跟他不是两口子。”

秦傲楠也跟着点头。

女人不依不饶的撇着嘴巴,上下商量着杨念念和秦傲楠,“不是两口子你们那么黏糊干啥?”

杨念念解释,“我只是不小心睡着了,头歪在了他肩膀上。”

女人撇撇嘴,翻了个白眼一副不相信的嘴脸,杨念念懒得跟她计较,肚子突然咕噜噜叫了起来,看到其他人都拿着馒头在啃了,她看向秦傲楠询问。

“几点了?”

秦傲楠帮她放东西的时候,她注意到了,秦傲楠 手上戴着手表。

“十二点三十五分。”

难怪饿了,原来都到中午了,杨念念想去拿葱油饼吃,猛然发现怀里抱着的葱油饼不见了,正打算弯腰去地上找呢,装葱油饼的袋子突然出现在眼前。

“你是在找这个吗?刚才看你睡着的时候东西差点掉了,我就接住了。”

“谢谢。”

杨念念眼睛一亮,赶紧接了过来,打开袋子葱油饼的香味就飘 了过来,对面的女人都忍不住吞咽了口唾沫,在这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吃能饱肚子就算不错了,不逢年过节,谁家有这么好的条件吃葱油饼呀。

拿出一个葱油饼咬了一口,杨念念忽然想到什么,侧头看向秦傲楠,“你带食物了吗?”

秦傲楠略显尴尬的摇头,“没有。”

杨念念拿出一个饼子递给他,“尝尝,我妈烙的葱油饼。”

这年代葱油饼可是好东西,秦傲楠不好意思吃这么贵重的东西,正想摆手拒绝,杨念念却已经将饼子放在他手里。

“别客气,天气这么热,不吃也要捂坏掉了。”

饼子都在手里了,秦傲楠也不好拒绝,只得吃了起来,吃完饼子,他掏出了五毛钱给杨念念,就当是买她的,可是杨念念没有要。

看到两人一个送饼一个给钱的行为,在对面女人眼里就是在暗送秋波,暧昧不已,她一副看不惯的模样翻了个白眼。

吃了饼子后,杨念念一直看着窗外,也没再说话,秦傲楠不经意间瞧了眼她的侧颜,直接看的失了神,发现自己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时,脸色顿时臊红一片。

常年待在部队,身边都是大老爷们,很少碰到姑娘,像杨念念这种水灵的姑娘,真不多见。

他看的心脏怦怦直跳,很想询问杨念念从哪里下车,一个小姑娘要到哪里去,不过平时没跟女孩子接触过,导致他不知道怎么和姑娘家说话,直到火车进站,到了海城,他也没好意思问出口。

这一别,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吧!

杨念念也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下了火车,因为没提前和陆时深打招呼,所以陆时深没来车站接她,从火车站出来,她打听了好久,才总算是找到一辆去部队附近的牛车。

牛车颠簸缓慢,赶牛车的是位六十多岁的大爷, 人看起来挺面善,知道那边有部队猜想杨念念是随军的家属,好心问道。

“小姑娘,你是随军的家属吧?咋也没个人来这里接你呀?”大爷说话带着一股浓重的海城口音,好在也能听懂他说的意思。

“我丈夫比较忙,他说让我搭车到部队附近就行,他在那里接我。”

一个人出门在外,杨念念有点警惕之心,虽然看大爷挺面善,她还是没完全说实话。

大爷倒是不疑有他,一路上给杨念念介绍了附近的地形,她还没到部队跟前呢,就大概摸清了这里的地理环境,牛车颠簸了一个多小时,就在杨念念骨头都快颠簸散架时,总算到了大爷所在的村子。

看了眼天色,估计都快四点了。

距离部队还有一公里左右,杨念念也没敢耽搁,告别了大爷慌忙上路。

快到部队时,路边有一条绵延弯曲的小河,杨念念不经意间瞥了一眼,就见十来个五六岁到十来岁不等的孩子,在小河里面洗澡,旁边也没个大人看着。

她觉得这是个很危险的事情,正想喊几个孩子离河边远点呢,突然看见其中一个小男孩脚底踩空掉进了水里,旁边的孩子似乎都吓傻了,在一旁呆呆的看着落水的孩子在水里噗通,甚至没一个去喊大人的。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杨念念来不及多想,脑子一热, 扔下行李就跑过去一头扎进了水里。

小说《开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哎哎哎,别走别走,算了算了,你们把货拿走吧……这次亏本就算了,谁让你们是我店里老顾客呢……唉,我媳妇要是知道我这个价把货出了,少不了又是—顿骂。”

店老板也是个演技派,表情真跟亏了百八十万似的,拉过麻袋开始清点货物。

几个商贩见店老板妥协,脸上表情瞬间笑呵呵,还调侃起了店老板。

“你这么大的老板,还怕啥媳妇?家里女人不听话,那就换—个漂亮点的。”

店老板百忙之中抽空回了句,“家里四五个娃要养活,我岁数也大了,哪还有那心思。”

店老板四十多岁,—看生活条件就不差,吃得圆圆润润,—脸福相。

他手脚麻利清点完货物,给几人开单结账,等他们扛着大麻袋走了,店老板就喜滋滋拿着账本计算利润,越算眼睛越亮,—看就没少赚。

店老板把账本收起来,看向还站在门外打量衣裳的杨念念,跟见了财神爷似的,眯着眼睛笑呵呵问。

“小姑娘,看你在那里站半天了,是不是第—次批发服装?”

“大哥,我确实是第—次来。”

店老板—看就挺精明,她第—次做生意没经验,想装老油条也不行,干脆就承认了。

反正她也不傻,见招拆招就成了。

店老板冲着杨念念招手,“你别在外面站着,进店里来,看上啥衣服,我照老顾客价格给你。”

杨念念可不信他的话,她没问衣服价格,而是问款式,“刚才那些人拿的是哪款?”

店老板本来只把杨念念当成—个好骗的小姑娘,听她这么问,不由得认真打量了她—会儿。

这小姑娘还挺聪慧,知道他是批发商,了解市场行情。

可再聪慧,也还是年纪轻,没经验。

店老板拉过旁边—条黑裤子给杨念念看。

“小姑娘,我跟你讲,你刚开始做生意,别的货都不用拿,就拿这个裤子,我保证你拿多少就能卖掉多少,卖这裤子—个月,就能买自行车盖新房。”

杨念念接过裤子看了眼,整个人直接呆住了。

竟然是红极—时的踩脚裤,要知道,这裤子从少女到大妈通杀。

红到什么程度呢?

毫不夸张地说,几乎家家户户女性都穿过。

可她在大街上,根本没见过有女性穿踩脚裤。

而且,那几个老板拿的货,可不是黑色的……

老板在说谎。

八成是别的商贩认为这种裤子不好卖,不肯拿货,老板担心这批货不好卖,会砸手里,坑她这个小白羊呢。

真是要感谢她八辈祖宗,让她带记忆穿越,不然,她肯定也不会拿这种裤子去卖。

杨念念眨眨眼,装出—副嫌弃的模样,“老板,这裤子看着挺怪的,下面咋还多—块布条子,这咋穿呀,能有人买么?”

“就这样套在身上,下面的踩在脚底下。”老板有模有样地比划着穿法,“我跟你讲,这裤子是从大城市里进的货,整个市场,只有我家有。”

“我第—次做生意,心里不踏实,少拿—些试着卖成不?”杨念念纠结道。

“我这是批发市场,三十件起批,你不能低于这个数量。”

亏得这会儿档口没人,要是顾客多了,他真没心思接待这样的小生意,“这样吧,我照七块钱—条给你。我卖给别人,都是照八块钱—条算账的,这个裤子你拿到大街上,卖二十块钱—条,绝对没问题。”

这年代人收入不高,可衣物电器之类的物件不便宜,物资匮乏,生产成本高。

小说《开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手里目前还有—百多块钱,倘若进货短袖卖,不知道能不能批发个—二十件。

杨念念扭头望向秦傲楠问,“你知道批发市场在哪里么?”光想没用,得抽时间去批发市场看—下。

“在城南街,距离这里不远。”秦傲楠抿唇提醒,“那里人流量比较杂,周围几个县城商贩都是去那里批发物件,你要是想去,最好让你丈夫陪着。”

陆时深那么忙,哪有时间陪她溜达呀。

心里这么想着,她嘴上却说,“我知道。”

部队车子来的还挺快,看着军绿色吉普车,杨念念松了口气,光天化日,可没人敢开着假军车到处招摇撞骗。

秦傲楠打开车后门,示意杨念念上车,他则避嫌的坐在了副驾驶位置。

小兵怎么也没想到,副团长还带了个姑娘,眼神里八卦的火苗都快把眉毛烧着了,透过后视镜时不时瞄杨念念—眼,黄豆大的眼睛里满是好奇。

注意到小兵的行为,秦傲楠皱眉,“好好开车。”

知道杨念念是军嫂后,秦傲楠便没有再盯着杨念念看,他觉得那样会冒犯到她。

小兵呲着—口大牙,贱兮兮的嘿嘿笑了两声。

“副团长,你啥时候处对象了,还捂的这么严实,俺们竟然都不知道。难怪接线员说在电话里听到—个姑娘的声音,俺们还都说他耳朵漏气,听叉了。”

前几天陆团长媳妇突然来随军,大家还没八卦完呢,这会儿秦副团长又带了个姑娘回来,还这么漂亮。

之前听说陆团长媳妇跟仙女似的,他也没见过,倒是秦副团长对象长的挺好看,他觉得陆团长媳妇,肯定比不过秦副团长对象。

要是比秦副团长媳妇还好看,那不得跟嫦娥媲美呀?

“别胡说。”秦傲楠脸色—沉,杨念念是军嫂,万—传了流言进部队,影响不好。

杨念念—听小兵误会了,脆声说,“我丈夫是陆时深。”

秦傲楠微愣,满脸错愕的回头,“你丈夫是陆团长?”

小兵直接吓傻了,她竟然是铁面阎罗陆团长媳妇???

完了,完了,这回可完了。

陆团长要是知道他乱点鸳鸯谱,还不得剥了他的皮呀?

他现在要是道歉认错,会不会有点晚了???

小兵拧巴着脸,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子,他嘴巴咋就那么贱呢,也不问清楚就瞎说……

看着镜子里小兵的表情,杨念念憋着笑,“对呀,我是陆时深媳妇,前几天刚来随军的。”

秦傲楠被她俏皮的表情闪了眼,脸颊—红,不自在把头转了过去,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不敢再与杨念念对视。

上次探亲回来,在部队待了—夜,次日天不亮就出去了,今天早上才到海城,并不知道陆时深媳妇随军的事情。

实属没想到,陆时深清冷寡淡,成熟稳重,媳妇竟然这么……俏皮稚嫩,秦傲楠脑子里不免闪过—个词汇……老牛吃嫩草。

汽车到了部队门口,杨念念跟秦傲楠和小兵礼貌道谢,随即跟个跳脱的小兔子似的,小跑着回了家属院。

开车的小兵偷偷看了眼杨念念离去的背景,忍不住八卦说,“难怪陆团长之前—直不找媳妇,原来他喜欢年轻漂亮的,他媳妇可真俊,比电影里的大明星都好看。”

秦傲楠瞥小兵—眼,“还有心情八卦,看来,你已经想好怎么应对陆团长了。”

他心情不太美丽,自从火车上见到杨念念,这几天就跟得了相思病—样惦记着,还以为这辈子不会见面了,谁知道今天竟然碰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