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一点文学 > 现代都市 > 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精品全篇

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精品全篇

采薇采薇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是作者大大“采薇采薇”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唐星雅齐王。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她,二十二世纪的名医,刚通宵做完两台手术,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滚下台阶,原本以为是大型社死现场,没想到却是穿越现场。再睁眼,就来到了这个尴尬的场景……她成了一个花痴,并且还要去爬俊美男子的床?她:“不可不可!有失风度,有失颜面啊!”回去一看,父亲是状元,哥哥是状元,儿子还是状元!这还要男人干什么?这不是妥妥躺平吗?从此,她走上了一条治病救人,培养儿子的阳光大道!只是苦了某人,在床上等了许久,也不见那心心念了许久的女子来……他:“追妻怎么就这么难呢!”...

主角:唐星雅齐王   更新:2024-06-11 22: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星雅齐王的现代都市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精品全篇》,由网络作家“采薇采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是作者大大“采薇采薇”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唐星雅齐王。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她,二十二世纪的名医,刚通宵做完两台手术,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滚下台阶,原本以为是大型社死现场,没想到却是穿越现场。再睁眼,就来到了这个尴尬的场景……她成了一个花痴,并且还要去爬俊美男子的床?她:“不可不可!有失风度,有失颜面啊!”回去一看,父亲是状元,哥哥是状元,儿子还是状元!这还要男人干什么?这不是妥妥躺平吗?从此,她走上了一条治病救人,培养儿子的阳光大道!只是苦了某人,在床上等了许久,也不见那心心念了许久的女子来……他:“追妻怎么就这么难呢!”...

《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精品全篇》精彩片段


常志看到她就大嗓门地道:“妹子啊你昨天真是给我们帮了大忙,这不我们熬了个通宵,忙到现在,过来吃口饭回家睡觉。”

呵呵,敢情把这里当成了饭馆。

“你看我带谁来了?”

唐星雅:“最近眼睛有点瞎,没认出来。”

常志:“……”

齐王淡淡地道:“不请自来,打扰了。”

哎呀,还挺有觉悟的。

不过她会上当吗?别的不说,就他和狗腿子算计着害自己这事,她就能记一辈子。

虽然前身也有错,但是齐王等着占便宜这事,没完。

若单单是身体上发生点啥,也还行吧,对上齐王这身材,说他占便宜那有点不客观;可是他想着算计父兄,那就是个混蛋!

常志偷偷推推她:“别不懂事,加几个菜。”

唐星雅身子一扭,进去了,留下常志讪讪的。

齐王受了这般冷遇,竟然也没转身就走,依然跟着常志进来了。

贤贤出来给众人行礼,听说齐王来了,又小大人一般招呼齐王,让秀儿上茶水。

齐王见他手指上有未干的墨痕,便走到书桌前道:“你这是在写什么?”

贤贤诚实地道:“姑姑给我出了一道难题,我怎么也解不出来。”

常志大笑:“让王爷指点指点你。”

齐王也是这么想的。

然而他看了几眼后竟然意外发现,他也不会。

这就尴尬了。

偏偏贤贤还眼巴巴地看着他,一副真心求教的样子。

齐王道:“我也不会,你可以请教一下给你出题的人。”

唐星雅正好进来取东西,闻言淡淡道:“让所有的兔子都站起来,两腿着地,你再想想。”

贤贤和齐王都很快想明白了。

尤其贤贤,激动地过来抱住唐星雅的大腿:“姑姑,你怎么能这么聪明!”

齐王则是惊讶,这题目竟然是唐星雅出的?

常志打哈哈道:“太刁钻了,太刁钻了。我听说殿下写一手好字,贤贤你求求殿下,给你写一副字。”

齐王怎么都是个王爷,就算他再大老粗,也知道得罪不起。

贤贤还没开口,齐王就道:“好。”

他走到书桌前,笔走龙蛇,很快写下四个大字,然后看向旁边的唐星雅。

唐星雅:“看我干嘛?”

齐王:“请姑娘赏鉴。”

“我不识字。”

齐王:“……”

小样,让你卖弄,承认不如我那么难?

其实唐星雅真的冤枉了齐王,他并没有炫耀,只是想同她交好,因为他有求于她。

所以他没带唐星雅讨厌的宋景阳;来了之后就算唐星雅再阴阳怪气,他也没有离开。

唐星雅见齐王面上并没有什么被激怒或者吃瘪的神情,不由有些失望,也懒得理他,又去厨房继续下面条了。

何婆子道:“姑娘,老婆子来就行。您再做两道菜吧,这不是王爷来了嘛!”

唐星雅不想做,就听她继续道:“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嘞,那可是皇上亲儿子。皇上是谁,那是咱们老爷的主子。”

话糙理不糙,也有几分道理。

唐星雅闷闷地道:“那我就再做两个菜。”

她做了锅包肉和瓜片炒鸡蛋,这都是贤贤喜欢吃的。

然后她又亲自下了贤贤那份面条,然后一起用托盘端着进去。

常志带着贤贤坐在下首,齐王坐在上首,都还没动,还在说着昨天的事情。

常志唾沫横飞,意犹未尽,言语之间已经和齐王称兄道弟。

齐王神情淡淡,却也没有打断他。

“妹子,做了什么菜!这是看到王爷来特意加的菜吧。”常志夸张地道。

唐星雅翻了个白眼,这不是刚才你说过的话吗?现在又装,搞得好像她要讨好齐王一样。

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姐姐,你要嫁给我父王吗?”嫣然说了来之后的第—句话,“什么时候嫁?明日吗?”

唐星雅:“……”

求求了,你们两个别捣乱了。

再说下去,她今晚就得和齐王洞房花烛去。

“第—,我不恨嫁,我不想嫁人。”唐星雅有气无力地道,“第二,就是哪天我想不开了要嫁人,也绝对不会嫁给齐王,要不我就自戳双目!”

只有睁眼瞎,才能配上齐王那样的睁眼瞎。

站在厨房门口的齐王,刚抬起的那只脚,又落到了厨房外面。

他还是不进去为好。

看见嫣然在这里很好他就放心了,他去见唐进晖父子。

也不知道这厮说了什么,唐星雅后来发现,父兄对他都很客气,唐进晖还让她多做两道菜招呼齐王。

唐星雅摔,小孩子不懂事来蹭饭就算了,齐王那么大的人,真好意思啊!

然后更过分的是,过了两天她发现,齐王搬到了隔壁,每天都来蹭饭。

而且她不能在唐进晖面前抱怨,问就是利息,说毕竟那是五六千两银子呢。

齐王脸皮厚,心理素质那叫—个好,无论唐星雅怎么白眼相对,后者还是风雨无阻来蹭饭,还美其名曰看女儿。

问题是,你女儿看你吗?

离开了齐王府,嫣然对他根本就不亲,甚至抗拒和他说话。

唐星雅心里猜测,多半是红袖用手段逼她讨好齐王,所以现在她才这么叛逆。

对了,红袖怎么样了?

某次唐星雅偷偷问狗腿子宋景阳。

宋景阳—脸高冷:“无可奉告。”

唐星雅:“那我问王爷便是。”

她直觉宋景阳非常,极其,特别不喜欢她接近齐王,而且目光还总是往她身上瞥。

难道这是暗恋她吃醋?

狗腿子,你可千万别,人畜不通婚!

你和你的狗主子,都给我滚得远远的。

果然,宋景阳眯起眼睛恶狠狠地道:“我告诉你就是,不准去勾引王爷。她被拔了舌头打断手脚送到了边关红帐里……”

吓唬吓唬这个女人,看她还敢不敢嚣张了!

“好归宿。”唐星雅抚掌赞道。

恶人就得恶人磨。

宋景阳:“……”

唐星雅又问:“你能不能老实告诉我,你为什么总往我身上看?”

“你休想跟着王爷!”宋景阳气急败坏地道。

“你不让我跟着王爷,想让我跟着你?”

宋景阳气到原地爆炸:“谁要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怀着别人的孩子!”

这种女人,根本不配接近王爷,给王爷提鞋都不配!

“姑姑,你肚子里有孩子了?”贤贤从屋里出来。

“有个粑粑!”唐星雅白眼快要翻出天际,“学什么不好你学狗叫。以后齐王府的,除了嫣然,都不许理会,知道吗?”

贤贤面上露出为难之色:“姑姑,王爷其实,挺好的。”

齐王总来,而且他貌似很闲,不像唐进晖父子俩那般早出晚归,所以在唐家待的时间就很长,嫣然只缠着唐星雅,齐王只能指导指导贤贤写字什么的,两人关系倒是—日千里。

齐王教贤贤骑马,还把自己的宝马给他骑,带着他骑马飞奔,甚至打猎……有时候陪着他出门放鸡,也能玩小半天。

贤贤在荣王府家学里受到的那些欺负,留下的那些创伤,都在悄悄地愈合。

齐王总想带着嫣然—起,但是后者不肯。

嫣然只想跟着唐星雅,帮她摘菜洗菜,踩着小板凳学做饭,去喂隔壁的小羊,每天进进出出,吃得多了,气色也好了。

说到吃得多,自从齐王来了之后,贤贤饭量都见长,而且每天会主动要求喝牛乳。



唐星雅主动教贤贤打泰拳,但是她发现,自己这身体弱鸡,贤贤的身体也不算好。

想想之前家里的伙食,能好就怪了。

这件事情也没办法,只能慢慢调理了。

“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锻炼了一刻钟后,唐星雅一边擦汗一边笑眯眯地问。

“什么都行。你能不能……算了。”贤贤欲言又止。

小屁孩,知不知道这样说话容易挨揍?

唐星雅忍住捏他小脸的冲动,道:“我能,我当然能,姑姑是无所不能的!来,说!”

“你明日给我带饭好吗?”贤贤低头,却又用眼尾偷偷看向她,咬着嘴唇,声如蚊蚋地开口。

他很紧张,手不自觉地揉搓着衣摆。

唐星雅顿时明白过来,定然是贤贤在学堂中也受到了歧视,很可能是吃饭的时候都吃不饱,又不好意思跟家人提起。

今日他大概察觉到了自己的转变,所以才壮着胆子提出这“过分”的要求。

“好啊!”唐星雅笑眯眯地一口答应,然后故作夸张地道,“哎呀,我怎么这么快就答应了。万一我要是做不好,让你丢脸了怎么办?”

“不会的。”贤贤小声地道,“反正怎么都比现在好。”

唐星雅听得心酸,几乎控制不住想问他,在荣王府的学堂之中究竟遭遇了什么。

可是她控制住了。

她和他,还没有那么熟。

唐星雅像之前一样做了丰盛的饭菜,看得出来,父兄对她现状都极为满意。

如果说有什么不好,大概就是他们的目光中总有一种怀疑和担心,大概怕她三分钟热血,很快又会打回原形吧。

第二天早上,贤贤起得很早,衣裳还没有穿好就兴冲冲地跑到厨房里。

唐星雅正在捏馄饨,双手灵巧地翻转揉捏,一个个圆鼓鼓似元宝的馄饨就整整齐齐码放在案板上。

“这么早就醒了?秀儿,你去倒水照顾贤贤洗漱。”

“你在做饺子?”贤贤脸上有失望之色。

“是馄饨,鸡丝馄饨。”唐星雅道,“一会儿用鸡汤煮,给你多加香菜,如何?”

贤贤点点头,环顾四周,似乎在找什么。

然而他没有找到,眼神顿时失落起来,也有些生气。

这人明明昨日答应过他,要替他带饭,今日却忘到了脑后!

他好生气!他果然就不该对她抱有希望!

然而下一刻,他就听唐星雅道:“中午你想吃什么?一会儿送你们走我就去买菜回来做,然后让秀儿给你送到王府去。王府让进吧?”

贤贤只觉得这惊喜来得太突然,不敢置信地道:“你,你中午让秀儿给我送饭?”

原本他只想早上自己带过去的,怎么敢想,她会设想那般周全?

唐星雅却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你不想让秀儿去?那我去?”

贤贤犹豫了下,随即点点头。

姑姑现在不一样了,他不怕她去丢人了。

“那行。”唐星雅笑道,“快去洗脸梳头,一会儿咱们吃馄饨,吃得饱饱的考状元!”

贤贤郑重道:“我会的!我会像祖父和爹一样高中状元的。”

唐星雅:“别,别,别……”

“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别有那么大压力。”唐星雅道,“我说中状元只是打个比方,你中个榜眼探花,进士、同进士,都很厉害很厉害的。”

小孩子不要背着那么沉重的压力,不利于健康成长。

“你不相信我!”贤贤一脸受伤。

唐星雅:“……”

她没当过娘,可是听过同事抱怨孩子不上进,简直耳朵都要磨出茧来。

请问唐家这位,是什么珍稀品种,自己就鸡自己了?

她连鸡娃都不用,她穿过来是为了躺赢的吗?

这是一个自鸡娃,鉴定完毕。

“你可以的,舍你其谁!”唐星雅立刻换了一副郑重其事的态度,满脸都写着“我相信你”,眼神亮晶晶地写满“你是如此优秀”!

在她不遗余力贡献出堪比奥斯卡影后的真诚表演后,贤贤终于露出了些许笑意,郑重其事地道:“我会的!我去读会儿书。”

唐星雅:感动华夏好少年!加油!一门三状元指日可待,哦也!

等唐豫州带着贤贤出门后,唐星雅又出去买了菜。

她昨晚其实都准备好了,提前把面揉好醒好,分别用了南瓜和菠菜汁和面,买菜回来后很快就做好了可爱的小猪包和青蛙包上蒸屉蒸着。

小孩子对可爱的东西没什么抵挡能力,但是还得营养均衡。

唐星雅把买来的新鲜草鱼片成薄薄的鱼片,把刺都挑出来,按照贤贤的口味做了微微辣的酸汤鱼。

她又做了蛋黄焗南瓜,莴笋炒肉,炸小河虾,拌了木耳藕片的凉菜,又把甜瓜去皮切成小块,和桑椹一起弄成果盘。

“再带两条湿毛巾,去给他擦嘴和擦手。”唐星雅嘱咐秀儿。

这么多东西,她装了两个食盒,和秀儿一起找到了荣王府。

荣王府的门房听说是唐府来送饭,好像见到了什么天外来客般稀奇,摆摆手不耐烦地让唐星雅进去,嘀咕道:“唐府穷得叮当响,这丫鬟还颇有姿色。”

唐星雅:瞎了你的狗眼!

然而她什么都没说,带着秀儿一起进去。

“打,把他打倒!”远远听见一群孩子激动的声音,唐星雅心里“咯噔”一下,提着食盒健步如飞,把秀儿甩在了身后。

“齐王,你这个废物,快爬起来,我押了三十两银子赌你赢呢!”

“哈哈,今天你输定了。”

唐星雅近前听见这两句对话,把食盒放在地上,疯了一样地扒拉开众人。

眼前的情景,唐星雅做梦都没有想到:贤贤被一个比他高大壮实很多的男孩骑在身上,雨点般的拳头往他身上落,他却只能蜷缩成一团,徒劳想护住自己。

好,好,好!

今天谁他娘的都别活了!

热血直冲到脑皮层,唐星雅想都没想,上前抓起那男孩,左右开弓,十几个大耳刮子甩过去,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把他打成了猪头,然后抓住他胳膊,一脚一脚狠狠往他大腿上踹去,嘴里骂道:“以大欺小是不是?好,老娘陪你玩!”

她头发打散了,衣裳乱了,全然不顾,也没了章法,反正满脑子就是,你敢打我孩子,我命不要了也打回来!

“大胆大胆,”那男孩的随从们慌了,七手八脚上来拉唐星雅,“这可是荣王府的小郡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