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一点文学 > 现代都市 > 高质量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

高质量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

于自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陆松霍庭琛的小说推荐《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于自乐”,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闪婚植物人双洁读心】上一世,恶毒母亲哄骗她相亲、手术、结婚、把名下的财产都转给他。包括生母留下的价值连城的古董!在榨干她所有价值后,被迫离婚,成了下堂妇,她接受不了打击,跳海自杀。再睁眼,她回到了动手术那天,这一次,她不会再任人宰割!拒绝手术,改嫁给植物人的亿万总裁,所有人都看她笑话。可她却意外发现,植物人老公虽然没有清醒,她却能读到他的心。从此,她白天是兢兢业业的女总裁,维持老公亿万家产,晚上是总裁夫人,被他疯狂纠缠。人人都一样他是植物人,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殊不知,他是唯一将她宠...

主角:陆松霍庭琛   更新:2024-06-11 22: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松霍庭琛的现代都市小说《高质量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由网络作家“于自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陆松霍庭琛的小说推荐《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于自乐”,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闪婚植物人双洁读心】上一世,恶毒母亲哄骗她相亲、手术、结婚、把名下的财产都转给他。包括生母留下的价值连城的古董!在榨干她所有价值后,被迫离婚,成了下堂妇,她接受不了打击,跳海自杀。再睁眼,她回到了动手术那天,这一次,她不会再任人宰割!拒绝手术,改嫁给植物人的亿万总裁,所有人都看她笑话。可她却意外发现,植物人老公虽然没有清醒,她却能读到他的心。从此,她白天是兢兢业业的女总裁,维持老公亿万家产,晚上是总裁夫人,被他疯狂纠缠。人人都一样他是植物人,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殊不知,他是唯一将她宠...

《高质量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精彩片段


等待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霍庭琛过得水深火热。

终于,女佣来敲门:“少夫人,白少让我给您送东西。”

“陆松,快去取。”霍庭琛暴躁的催促。

陆松像八爪鱼似的贴在霍庭琛身上,像小狗似的蹭来蹭去。

那柔软温香的触感,没有男人可以顶得住。

尤其是她的唇拂过他胸前时,简直要命!

“唔,难受……”

陆松已经没办法思索了,在药力的控制下寻找着能让自己舒服的办法。

霍庭琛一遍遍地怒吼:“陆松!陆松!”

“叩叩!少夫人,白少把您的东西送来了。”女佣再次敲门。

陆松终于清醒了一些,把霍庭琛的话听进去了。

她摇摇晃晃地去开门,身上的睡衣已经被她自己扯得乱七八糟,春光诱惑。

好在女佣见多识广,恭敬地把药交给她就走了。

然后,立刻秦如芳的房间汇报:“太太,成了!”

“当真?”秦如芳大喜,“你怎么知道成了?”

“白少给少爷送东西,少夫人开门的时候满面春色,衣不蔽体。”

“太好了,太好了!”秦如芳掉下几滴激动的泪珠,“上天保佑霍家,一次就中……”

陆松在霍庭琛的指导下终于把药吃下去,身上的燥热感慢慢褪去,她的神智也逐渐清醒。

当看到自己衣裳不整……岂止不整,和没穿差不多!

她的脸再次火烧火燎的烧起来,急忙拉整衣服,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

然后,她偷偷瞄向床上的霍庭琛。

凌乱的床铺、被扒得半光的男人,他身上似乎还有口水印记。

不用想也知道,那是她的杰作。

天啊,她竟然把霍庭琛给蹂躏了?

陆松僵站在原地。

有地洞吗?请给她钻一个。

“今天的事是我妈做的,不怪你。”

似乎是察觉到陆松的尴尬,霍庭琛主动与她交流。

陆松没想到他竟然会为她开脱,又感动又委屈,热雾盈上眼眶。

“对,对不起……我实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我妈抱不到孙子不会死心,明天你假装一下。就当我们已经……懂吧?”

“懂……”

“睡吧,明天你就没事了。”

被蹂躏了许久,霍庭琛身心俱疲,交代完便沉沉睡去。

陆松蜷缩在沙发上,无法入睡。

每每想到自己差点儿强了霍庭琛,她就觉得羞耻!

她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呢?

纠结了大半夜,直到天快亮陆松才睡着。

第二天,陆松起晚了。

秦如芳不仅没生气,还欢喜异常:“小忧起了?快来吃饭吧!”

“我……”

“什么都不用说,妈懂!”

秦如芳一脸姨母笑。

显然,她不知道白璟给的是什么东西,以为已经事成。

就误会着吧!

这样接下来一个月,都不会再搞事了。

陆松沉默着,昨晚给她送药的女佣盛来黄芪鸡汤:“少夫人,今天的鸡汤可鲜了,您尝尝?”

看到她,陆松便想起昨晚的窘境,瞬时涨红了脸。

她就那么满面欲色衣裳不整的去开门,好丢人哪!

秦如芳以为她害羞,更高兴了:“红枣糕也不错,自家厨房蒸的不甜腻。”

“谢谢……”

陆松能说什么?

她什么也不能说!

喝罢黄芪鸡汤,又被迫用了些红枣糕等,全都是补气血的东西。

江北拿着文件包进来:“太太,东郊的地已经买下。”

“这么快?”陆松愕然。

“等下江北带你去过户。”秦如芳翻了翻合同,悉数交给陆松。

陆松觉得烫手。十亿到百亿,太多钱了。

“太太,楚先生又来了。”管家来报。

陆松脸一沉,捏紧了合同。

前世,陆家并没有能力出十亿买地,是与楚家合作收购。而她给陆松就提供了整整两亿!

可赚来的钱呢?

全都拿去养楚嫣然和私生子了!

这一世,她不会再给他们暴富的机会。

这块地她先收着,等霍庭琛醒了再还给他便是。

“谢谢妈的厚礼,我这就去换衣服。”陆松说。

“去吧!要是困就再躺一会儿。”秦如芳摆摆手。

楚家欺负陆松年纪小不经事,又没生母庇护,她可不惯着!

“哎呀亲家,在吃饭哪?”

楚学坤和林美华提着大包小包,满面笑容。

秦如芳蹙起眉头:“你们这是?”

“亲家,前个儿是我们失礼了,特来给您赔罪。”楚学坤把礼物都放下。

“确实失礼。不过你们和小忧也没多少关系了,着实不用来道歉。”秦如芳冷笑。

前天还想把陆松抓回去无病手术,今天才想起来霍家比陆家富裕。

想攀霍家这门亲?抱歉,他们不够格!

“亲家误会了,小忧是我的女儿,永远都是。”楚学坤说。

林美华也腆着脸道:“小忧虽不是我生的,可打小我就把她当亲生骨肉来养,比我自己生的还疼爱呢!”

“那你可真大度。我就做不来这种事,恨一个人必得睚眦必报。”秦如芳端着茶,冷漠疏离。

楚学坤四下张望,讨好地问:“亲家,小忧呢?”

“在休息。”

“啊?这个时间了……”林美华惊了一下,意识到说错话,快速噤声。

她在心中暗暗惊异:听说霍家特别重规矩。可陆松日上三杆还在睡,成何体统?他们还等着她在霍家站稳脚跟呢!

利弊权衡,林美华马上站起来,摆出母亲的架势:“亲家,小忧这孩子从小被我惯坏了。我这就去喊她起床。”

“咦,在你们楚家必须早早起床?”秦如芳放下茶盏,问。

林美华:………

这不是豪门规矩吗?

“亲家,就让我们见见小忧吧!”楚学坤说。

秦如芳可不想让他们影响陆松的心情,同房后的这几天是受孕关键,她得让亲亲儿媳妇保持好心情。

“楚先生,小忧既进了我霍家的门,便有霍家护着,您不必操心,请回吧!”秦如芳道。

楚学坤面上有些难堪。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他都带着礼物来了,怎么还赶人呢?

正想发作,忽然接到楚嫣然的电话:“爸,不好了,东郊的地让人买走了!”

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匆匆赶到警局,只看到宋医生的尸体。

霍家的律师宗亚正在做笔录。

楚辞忧小脸发白,不甘心地问:“宋医生死前有什么说什么吗?”

“没有。”宗亚摇摇头。

楚辞忧气愤地握紧拳头:“明明不是他策划的,却要以死顶罪。值吗?”

“少夫人,不管怎样也算给您出了一口恶气。”江北劝道。

“他不是主谋!他收了贿赂,行贿他的人才是主谋。”楚辞忧往前紧走几步,想向警方汇报。

宗亚拦住她:“少夫人,我查过他的账户,近半年都没有大额进账。”

“什么?”

楚辞忧愣住,“这不可能!”

“也许是现金交易,但钱被藏起来了。找到不罪证,便无法指控。”宗亚作为霍氏的律师,非常富有办案经验。

做这件事的人很谨慎,即使事发也没露出一丝痕迹。

如果真是陆松,那这个年轻人可就太可怕了!

“宗律师,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楚辞忧不甘心啊!

明明害她的人是陆松和楚嫣然,宋医生只是帮凶。结果宋医生死了,那对奸夫淫妇逍遥法外!

“少夫人,这件事情结束了。”宗亚道。

“宗律师,我没有说谎……”

楚辞忧红了眼眶。

她两世为人,知道得清清楚楚!

就是楚嫣然担心陆松婚后对她动欲,非得在婚前把她的左乳切掉。陆松为了讨楚嫣然欢心,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少夫人,凡事要讲证据。您还有别的切入点吗?”宗亚问。

楚辞忧想了想,摇头:“没有了……”

“那就先这样,以后有了证据再说。”宗亚给江北一个眼神。

江北也劝:“少夫人,您今天已经狠狠打他们的脸了,消消气吧!往后机会还多着呢!”

楚辞忧隐忍的咬牙。

陆松好手段,竟让宋医生抛家弃子以自杀保全他。

今天她夺了东郊的地,陆松定不会善罢甘休,以后她做事要更加谨慎才行。

可以不怕,但不能不防。

受这事影响,楚辞忧这一天都郁郁寡欢。

霍庭琛躺在阳光下,边晒太阳边等楚辞忧和他说话。

短短三天时间,他已经开始依赖她了。总觉得她在的时候,生活才是正常的、完整的。

她若出门几小时不归,他就暴燥。

可是等了好久,楚辞忧都没理他。甚至连按摩工作都没了。

霍庭琛不住问:“楚辞忧,你怎么了?”

“宋医生畏罪自杀了。”楚辞忧闷闷地答。

“他有罪,死也也该!”霍庭琛不甚在意。

楚辞忧气恼地掐了他一把:“他没把陆松和楚嫣然供出来!”

“那就对了。”霍庭琛笑了。

小妮子胆肥啊,都敢对他下黑手了!

“对什么对?他不过收了两百万而已,只要说出实情把脏款吐出来,判几年就能出来。他就这么舍了命……”

“说明他受到比死更可怕的威胁。”

霍庭琛打断楚辞忧。

其实,早在楚辞忧说要起诉宋医生的时候,他就想到了。

霍家虽未与陆家合作,但他知道陆松这人。

长得斯文,却是个阴险狡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主儿。

当初撞见楚辞忧和陆松在一起时,他还奇怪过:怎一朵鲜花插在毒粪上?

“肯定是陆松威胁他。”

楚辞忧手下用力,把霍庭琛的腿部肌肉都掐凹了。

霍庭琛忍不住提醒:“我只是不会动,不是没痛感。”

“噢,对不起。”

楚辞忧连忙松手。

“以后不要单独见陆松。”霍庭琛提醒道。

楚辞忧“嗯”了一声,重新打起精神帮霍庭琛按摩。

阳光很好,照得他衣服裤子都是热乎的。

她的小手有节奏的按摩着,从下到上。

霍庭琛的感官能力越来越强了,舒服地昏昏欲睡。

突然大腿根一紧,他猛地惊醒:“你干什么?”

“呃,不小心按过了……”楚辞忧心虚地吐吐舌头。

霍庭琛:………

确定不是故意的?

“我在想事情嘛,一时忘了……”

霍庭琛深呼吸。

想什么能想到他大腿根上?

“你妈把东郊的地过户给我了。不过你放心,等你醒了就还给你。”楚辞忧起身绕到躺椅后,为他按摩肩颈。

霍庭琛怔了怔。

她竟然是在想这事?一块地而已,送就送了。

“你别小看那块地,三个月后会飙到一百亿的。”楚辞忧自得的扬起眉眼,“霍庭琛,我帮你赚了九十亿哟!”

霍庭琛都不想说打击她的话!

东郊那块破地卖了许久都没人买,究其原因还是升值空间不够。

怎么可能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从十亿涨到百亿?

尽说大话!

不过,也无伤大雅。她开心就好。

“霍庭琛你怎么不说话?你不相信我?”楚辞忧得不到回应,不开心的噘起嘴。

霍庭琛轻轻一笑:“信。等赚了钱,分你一半。”

“这可是你说的!”楚辞忧狡黠地眨动眼眸。

他还是不相信她,所以才这样说。

哼,走着瞧!

将来分钱的时候,他别肉疼!

此时的霍庭琛查三个月后东郊的地真到了百亿市值。

“对了,江北让你多说些公事,他快顶不住了。”楚辞忧道。

霍庭琛沉吟了一会儿,问:“楚辞忧,你大学念的什么?”

“金融管理。”

“那你敢不敢替我去霍氏主持大局?”

“啊?”楚辞忧惊得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

她,不敢!

虽然大学念的金融管理,但她还没实操过。再有想法,也只是纸上谈兵。

像霍氏这样的大集团,不是她一个新手能管理的。

“进董事局和生孩子,你选一个。”

霍庭琛意味深长地抛出条件,也想再试探试探她来他身边的实际目的。

“一定要选吗?”楚辞忧哭丧着脸,“有没有第三个选项?”

“没有。”

“那……”楚辞忧咬着下唇,纠结了半天才说,“我进董事局。但前提是,把你公司败光了别怨我。”

这个答案让霍庭琛很意外,也很庆幸。

很好,她还是初见时那个单纯的女孩,来到他身边真的只是寻求庇护。

“放心,我的资产你败不光!”

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楚总你就别坑我们了。楚小姐是霍家的媳妇,动她就等于得罪霍家!”

楚辞忧愉悦地弯起唇角,坐在病房外玩手机。

楚氏内部已经崩盘,根本拿出不三亿。

而陈惠兰和楚嫣然绝不会卖掉手上的房产,为他还债。

楚学坤想解今日危机,只能求她!

果然,没一会儿楚学坤就力排众人来到楚辞忧面前:“小忧,爸求你了。你出钱还债吧!你有公司股权,债务也有你的份!”

“我那点儿股权?呵,何曾真正到过我手上?你想要钱,直接把股权卖给霍氏就行了。”楚辞忧耸耸肩。

楚学坤怎么甘心?

楚氏是他一手经营起来的,若把债权变股权让出去,他这辈子不就白打拼了吗?

“我向你借,行吗?我给你打借条!”楚学坤咬着牙,放下身段恳求。

“我没钱。用股权换钱是霍氏的决定,我只是执行者而已。”楚辞忧向众人展示自己的银行余额。

除了她自己平日省下的几万块,就是医生赔偿的误诊金,总共不到五十万。

杯水车薪,根本不抵事!

楚学坤看她账上真没钱,心都凉了半截:“那你和你婆婆说说,让她借点儿钱出来……”

“这是一点儿吗?”楚辞忧笑了,“爸,你需要的是三亿!不是三万!我还没这么大的脸。”

楚学坤终于说出真实目的:“那你就把东郊的地抵押贷款!等我周转过来,会还给你的!”

“房本在我婆婆手上,贷不了。”

楚学坤气得牙疼:“楚辞忧!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爸爸?”

“总之,股权换钱,您同意就干,不同意也不勉强。”

“我看你就是要我的老命!再逼我就跳楼!”楚学坤往窗台冲,作势要跳楼。

楚辞忧看都不看他一眼,对债主们挥挥手:“各位看好你们的债主,别闹得找不着人要钱。”

楚学坤猛地反应过来,这些债主是楚辞忧找来的!

她在逼他交出楚氏的股权!

“孽障!我今天杀了你!”楚学坤气红了眼,扑上去要打楚辞忧。

债主大爷们可不敢看着她受伤,急忙架住楚学坤。

“楚总,你自己欠的债关楚小姐什么事?还是自个儿还吧!”

“别以为生病住院就能拖延……”

“今天我们都在这儿住下,什么时候还钱什么时候走。”

“……”

债主们七嘴八舌,这么大的动静把医院都闹沸腾了。

大批安保过来维持秩序,更有好事者拍视频、开直播。

楚学坤欠债不还,楚氏即将倒闭的消息传遍景城的每个角落。

一向爱面子的楚学坤,如同被架在火堆上烤。

他难堪得杀了楚辞忧的心都有了。

就在这时,江北来了。

“我现在代表霍氏,收下各位手上的欠条。”

“什么?”

债主们都懵了。

惊喜来得太被突然,楚学坤完全不敢相信,忙拉着江北问:“你真的愿意给钱?”

江北但笑不语。

楚学坤觉得,这是亲家嫌弃楚家丢了姻亲的脸面,所以出钱为他还债。

脸面上难看些,但能解决楚氏的危机都是好事!

楚辞忧到底还是不敢看着他去死。

等解决完这事,他再去找她要东郊的地。

“听到没?我亲家为我出头了。”楚学坤双手叉腰,秒回霸总气势。

债主们见有钱拿,纷纷找江北把手上的合同、欠条等兑换成钱。

江北花了足足两个小时,才清理完三亿债仅。

等债主们走完,楚学坤松了口气。

无债一身轻的爽感,让他笑容满面:“江特助,替我谢谢亲家。回头我出院,一定亲自登门道谢。”


“他们经常来闹吗?”陆松问。

江北说:“也不经常过来,就是每次都不给太太好脸色。今天,应该是大房告状了。”

“他们想进董事局没进成,我却成了当家主事的,他大房不服也正常。”陆松定定心神,准备回家面对自己闯的祸。

江北拉了她一把:“少夫人,您可以避一避,等太太把他们解决了再回家。”

“他们是冲我来的,见不到我不会甘心。”陆松淡淡一笑,“无妨,谁家都有几个极品亲戚的,我有经验。”

“容玉,你跟着少夫人。”

江北连忙下令。

容玉下车,紧跟在陆松身边。

有她在,陆松更大胆了。

三人进家,果然,霍老太太和大房一家四口都在。

而秦如芳早被他们气得面色发白,站着都要大喘气。

五欺一,实在可恶!

“妈,我回来了。”陆松扬着明媚的笑脸打招呼,假装没感觉到气氛不和谐。

秦如芳愣了愣:“回来得这么早?还没到下班时间呢!”

糟糕,她还没把婆婆和大房赶出去呢!

以陆松懦弱的性格,等会儿得被吓哭!

好不容易找来的好儿媳,被吓跑了咋办?

“想我老公了,回来陪他。”陆松缓缓把目光扫向众人,“这是?”

“小忧,你听我说……”

“秦如芳你给我闭嘴!”

秦如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霍老太太喝断。

老人家年过古稀,但身子骨康健,一双混浊的老眼精光闪闪。

一看就不是善茬!

秦如芳隐忍的闭了闭眼,还是在新媳妇面前强颜欢笑。

“小忧,妈给你介绍。这是你奶奶,这是大伯、大伯母。还有你堂哥堂妹。”

陆松不动声色的见礼:“奶奶好!大伯大伯母好……”

“好个屁!今天在公司,你可没这么礼貌!”

霍建树怒瞪着陆松,在看到她身边的容玉后又十分忌讳地克制着脾气。

陆松怀疑,霍建树以前是不是被容玉揍过!

“陆松?陆松的未婚妻?”霍老太太嫌弃的瞅着陆松。

陆松知道,要拿她的身世作文章了。

秦如芳担心地看着她,道:“妈,人家只是和陆松处对象,没有谈婚论嫁。”

“可我怎么听说陆家那边是认准了她当儿媳的?”霍老太太冷哼,“外头说她被无病手术,我看全是阴谋!”

“奶奶以为我是被按到手术台,只是为了躲进庭琛的病房吗?”陆松摇头笑了。

“陆松,像你这样的我见多了!”霍老太太声色俱厉,“你分明就是伙同陆家想吞噬霍氏的产业!”

“妈,说话是要负责任的!”秦如芳气得跺脚。

霍老太太冷笑:“你还不信?我有证据!”

一张张陆松和陆松相恋时的照片,被霍老太太洒在桌子上。

还有一段陆松的录音:“小忧,这段时间先委屈你。等咱们得到足够的收获,你就和霍庭琛离婚。

你放心,我绝对不嫌弃你结过一次婚。我还会按照最初的约定,风风光光的娶你……”

偌大的客厅里,顿时一片静默。

就连很喜欢陆松的秦如芳,也动摇了。

她救来的儿媳妇不是真可怜,是布了个局给她钻?

“小忧,是这样吗?”秦如芳唇瓣嗡动,难过地问。

“不是!”

陆松摇摇头,目光坚决。

得到她的回答,秦如芳松了口气,对霍老太太说:“妈,小忧说不是……”

“你是不是傻?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霍老太太用力拄拐杖,大理石地面被敲得咔咔响。

一直没吭声的堂哥霍中杰适时插话:“二婶,现在的小年轻为了钱财可会算计了,你这是上当了还不自知。”


霍建树道:“不知道是谁送的,那你为什么要把花扔了?”

“只要不是我老公送的,一律不收。”楚辞忧说完,厉声反问,“大伯,难道我扔错了?”

霍建树:………

哼,不承认?那就拿卡片说事好了!

小王扔花的时候,他亲眼看到卡片没了。肯定是被楚辞忧收起来!

霍建树起身,在办公室里晃来晃去,寻找卡片。

楚辞忧猜到他的意图,问:“大伯在找什么?要不要把碎纸机也打开找一找?”

霍建树眼色微变,看向碎纸机。

她先一步把卡片碎掉了?!

霍建树气得牙痒痒:“楚辞忧,小看你了!”

“大伯一向瞧不起我这种小人物。不过大伯能看上陆松,说明眼光也不怎滴。”楚辞忧冷笑,“陆松那个人喜欢耍小聪明,希望大伯不要被他利用。”

阴谋被公然揭开,霍建树脸上难堪:“我才不认识什么陆松!”

“那就好。”楚辞忧点点头,“陆松和我深仇大恨,谁与他同盟便是我的敌人。我,绝不手软。”

瘦削的小身板,在这一刻释放出极强的恨和威严。

霍建树被震慑到,心虚地问:“他可是你前男友,你就这么恨他?”

“永世不竭!”楚辞忧深呼吸,“大伯没事就请回,赌约之内您不该来公司的。”

“咳!我也是关心你。”

霍建树讪讪的走了,出公司就把楚辞忧的话转告给陆松。

陆松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难堪到了极点儿:“她竟然如此待我!”

“陆先生,女人恋爱的时候可能会犯傻。但一清醒,战斗力就翻倍了。你的小聪明不适用楚辞忧,还是另谋他策吧!下次把局布好了再喊我,我老了没精力跟着你折腾。”

霍建树拍拍陆松的肩膀,决定放弃这颗没有大智慧的棋子。

“霍先生就不怕她怀真怀了霍庭琛的孩子吗?”陆松问。

霍建树脸色大变,停下脚步。

怕,怎么会不怕?

好不容易才把霍庭琛弄成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怎么能让他生下孩子?

霍建树的脸色变幻莫测,最后变成狠厉。

“陆先生还有何高见?”

“我要毁了楚辞忧,请霍先生帮忙。”

————

次日,一份帖子送到总裁办。

霍家世交秦家设宴,请楚辞忧代表霍庭琛参加。

前世这种宴会楚辞忧参加过不少,轻车熟路,下班后就带着江北前往。

秦老的宴地设一家专门接高端局的四合院,古香古色京味儿十足。

楚辞忧前世参加过不少局,倒是头一回来这个地方。

“秦老是京城人,赌石发家的,喜欢字画……”江北一路走,一路科普主人家的喜好。

楚辞忧默默记下。

“小霍太太来了。”秦老一脸和气,但过份精明目光让楚辞忧不敢掉以轻心。

“秦老,您好。”楚辞忧微笑着问安。

“庭琛好些了吗?”秦老问。

楚辞忧面露难色:“还是老样子。”

“那可真为难你了。”秦老叹息,“听说你把霍氏管理得很好,和庭琛好着时一样。”

“有吗?”

楚辞忧受宠若惊,“我其实是第一次实操,都是股东和高层们出谋划策。”

秦老诧异:“你以前没管理过公司?”

“没。”楚辞忧轻轻摇头,“虽然大学念是金融管理,但家里没让我工作过。”

秦老更为惊叹:“小霍太太天资聪颖,前途不可限量啊!”

“多谢秦老夸奖!”楚辞忧笑笑,端庄得体。

今天到场的宾客不算多,十多位商界大佬。

见秦老如此瞧得上楚辞忧,大家都纷纷过来敬酒。

“我家夫人不胜酒力,就由我代劳吧!”江北赶紧站出来挡酒。


“我可没这个闲功夫。”陆松笑了。

前世这些事被那一家三口瞒得严严实实,直到她临死前才知道。

现在,正好拿来堵楚学坤的嘴。

什么没钱还债,分明是想用她的钱来堵家里的窟窿,而不动陈惠兰和楚嫣然的利益分毫。

楚学坤果然被噎住。

但是,陆松都高嫁了,他为什么还要卖家里的不动产?

他定定心神,义正辞严的说:“小忧,那些房产是你陈阿姨自己布下的……”

“不是花家里的钱?”陆松惊呼,“天啊,陈阿姨重操旧业了?”

楚学坤被她说得茫然:“什么旧业?”

“傍大佬啊!当年爸您,不就是被陈阿姨傍上的吗?”陆松眼角满是讽刺,“爸,你可得小心别被绿!”

楚学坤气得扬起手。

“怎么?爸想打我?”陆松把削了一半的苹果和刀重重搁到桌上。

楚学坤惊醒。

陆松现在是他的摇钱树,打不得!

“没,我头痒抓抓 。”楚学坤假装挠了一下头,然后惨叫:“哎哟!”

陆松不为所动,跟没听到似的。

楚学坤龇牙咧嘴的提醒:“唉,这硫酸泼上来真疼啊!幸好是泼在背上,要是脸,那可不得毁了。”

“是啊,陈宝玥泼得真准。”

突然听到这个名字,楚学坤脸色大变:“什么?”

“陈宝玥,宋医生的妻子。”陆松缓缓弯起唇角,清丽的小脸上布满嘲讽,“您雇她来泼完硫酸,就把人忘了吗?

“陆松你血口喷人!老子是替你挡灾才受的伤!”楚学坤像被踩到痛脚,跳了起来。

甚至,连背上的伤痛也忘记。

“你不感恩我救你就算了,还在这里胡说八道!天底下有你这样不孝的女儿吗?”

陆松冷笑一声,打开手机。

陈宝玥卑微的声音传出来。

“楚小姐,这事是楚总安排的。他可怜我失去丈夫,出一百万雇我去泼硫酸。

但我要伤害的对象真的不是您!是楚总。

楚总说了,硫酸不会泼到你身上。他才是苦主,只要他不提出诉讼,我就不会有事。

楚小姐,我知道的都说出来了。请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

楚学坤脸色大变。

该死,陈宝玥竟然出卖他!

“自导自演自伤,我爸可真能干。”陆松收起手机,“别再道德绑架了,我不会为你偿还楚氏的欠债。”

楚学坤没想到事情会败露得如此快,一张老脸变得时青时白,精彩绝伦。

受硫酸灼肤之痛,承剥皮之苦,最后连钱的影子都没看到!

叫他如何甘心?

楚学坤恨得双眼通红:“没良心的死丫头,你就是不想感恩,故意买通陈宝玥说那样的话污蔑我!”

“是不是污蔑你心知肚明!不服就去告我!”陆松冷笑。

”你!”

楚学坤哪敢去告?

好不容易才灭了宋医生,让误诊的事翻篇。若再翻出旧账,他们一家子吃不完兜着走。

“其实你做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要钱,我可以出钱解决楚氏的危机,但是!”陆松话锋一转,“我要楚氏百分之七十的股份!”

“你做梦!”

楚学坤刚生出欢喜,又被气得吐血。

“孽障,你老子还没死你就惦记着家产!”

“行,我不做梦!你慢慢应付追债的吧!”陆松提起包就走。

病房的门一开,数名讨债者蜂拥而入。

“楚总,我们公司的尾款什么时候结算?”

“楚学坤!还我血汗钱!”

“上回你说宽限半个月,这都一个月了。拿钱拿钱!”

“……”

楚学坤要被唾沫口水淹死了,慌乱地说:“你们找我没用!去找楚辞优,她是我女儿,她能给你们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