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一点文学 > 现代都市 > 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精修版

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精修版

采薇采薇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无删减版本的小说推荐《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采薇采薇,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唐星雅齐王。简要概述:她,二十二世纪的名医,刚通宵做完两台手术,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滚下台阶,原本以为是大型社死现场,没想到却是穿越现场。再睁眼,就来到了这个尴尬的场景……她成了一个花痴,并且还要去爬俊美男子的床?她:“不可不可!有失风度,有失颜面啊!”回去一看,父亲是状元,哥哥是状元,儿子还是状元!这还要男人干什么?这不是妥妥躺平吗?从此,她走上了一条治病救人,培养儿子的阳光大道!只是苦了某人,在床上等了许久,也不见那心心念了许久的女子来……他:“追妻怎么就这么难呢!”...

主角:唐星雅齐王   更新:2024-06-11 22: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星雅齐王的现代都市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精修版》,由网络作家“采薇采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删减版本的小说推荐《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采薇采薇,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唐星雅齐王。简要概述:她,二十二世纪的名医,刚通宵做完两台手术,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滚下台阶,原本以为是大型社死现场,没想到却是穿越现场。再睁眼,就来到了这个尴尬的场景……她成了一个花痴,并且还要去爬俊美男子的床?她:“不可不可!有失风度,有失颜面啊!”回去一看,父亲是状元,哥哥是状元,儿子还是状元!这还要男人干什么?这不是妥妥躺平吗?从此,她走上了一条治病救人,培养儿子的阳光大道!只是苦了某人,在床上等了许久,也不见那心心念了许久的女子来……他:“追妻怎么就这么难呢!”...

《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精修版》精彩片段


“你真的还了?”唐豫州一脸不相信。

“真的。”唐星雅利落地道,“不信你问秀儿,昨天我去了当铺换了银子,刚才出去就是还钱去了。大哥,我害怕影响爹和你,所以赶紧去还了,以后也不会再借。”

“你在哪家借的?”不亲自去问问,他不放心。

唐星雅并没有什么回避,把地方说了。

唐豫州顿了顿道:“你昨天要二十两银子,是不是因为还钱不够?”

“是。”唐星雅道,“但是爹和大哥给了我,所以银子凑够了。”

唐豫州想到昨日自己的过激反应,有些尴尬,咬着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虽然不知道妹妹到底受了什么刺激,但是他隐约觉得,妹妹从昨天开始就不一样了。

而他,差点扼杀了妹妹的转变。

“对了大哥,有件事情我要和你说。”唐星雅想起了遇到的狗腿子,有些着急地道。

“你说。”唐豫州沉声道。

妹妹看起来没生自己的气,那以后只要她是真心悔改,他也一定帮她。

唐星雅把自己关于齐王的猜测说了,道:“我现在就怕齐王别有用心,对爹和大哥不好。外面的事情我不懂,爹又正直无私,不会把人往坏处想。大哥你多注意些吧。”

唐豫州道:“这件事情我昨日就想到了。他既然没有被下药,那不应当那么晚才出来……你不用担心,只以后少掺合这些事情,少和那个阮诗意来往。她不是什么好人!”

“大哥知道我就放心了,反正我听大哥的准没错。”唐星雅拍着彩虹屁道。

唐豫州想到自己误会了妹妹,回来兴师问罪,妹妹竟然非但不生气,对自己还比从前更亲近,顿时自责不已。

“我先回去,我只请了这一上午的假。”他略显尴尬地道。

“那吃过饭再回去?”

“不用,我这就走。你,好好歇着。”说完他几乎要落荒而逃。

“大哥等等,我和你说一声,我要去阮家一趟。阮诗意这般欺负我,我要出这口气!”

唐豫州顿下脚步:“那我陪你去。”

妹妹终于醒悟了,现在竟然肯和阮诗意断交了。

那个女人,满腹算计,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己已经屡次提醒,可是妹妹就是不听。

“不用,杀鸡焉用牛刀?”唐星雅狡黠一笑,“大哥相信我,等我做不到了再请你帮我。”

她语气软软,带着几分撒娇,眉宇之间娇俏灵动,再也不是从前那个愚蠢又可恨的模样。

“那我在家等你。”唐豫州道,“等你处理完了我再走。”

“好,那我快去快回。”唐星雅知道大哥不放心,洗了洗手,换了身衣裳就去敲响了阮家的门。

唐豫州在屋里来回踱步,十分担心妹妹吃亏。

唐星雅没让他等多长时间,不到一刻钟就回来了。

“解决了?”唐豫州不敢相信。

“解决了。”唐星雅笑得一脸得意,并没有卖关子,“阮诗意收过她表哥许多东西,我告诉她娘了。”

那是阮诗意舅舅家的表哥,可是阮夫人看不起娘家是商贾,一心想要女儿攀附权贵。

“其实我知道,阮诗意不是喜欢她表哥,就是喜欢占便宜。”唐星雅道,“但是她娘不会相信的,嘿嘿。这讨厌的苍蝇,终于能消停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才是开始。

唐豫州见她全身而退,这才放心地走了。

唐星雅十分得意,看来自己在收服了便宜爹之后,现在也要拿下便宜哥哥了。

他们都太爱她,所以只要她做出一点点向善的改变,他们就能原谅她之前的所有。

然而贤贤却不是……嗐,慢慢来吧。

唐星雅晚上做了九转肥肠,猪肚汤,然后配上自己做的凉拌藕片和木耳,又烙了葱油饼,色香味俱全的一顿晚餐。

唐豫州先带着贤贤回来,让他回屋里写大字,自己则过来看唐星雅做菜。

“贤贤还得学吗?”唐星雅问,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隐约觉得小家伙今日回来似乎不太高兴。

“今日他学得不好,被我罚了。”唐豫州道。

唐星雅觉得贤贤好惨,一门两状元,给孩子造成多大的压力。

她把下午听小贩叫卖出去买的野草莓洗了一小碗送到贤贤屋里。

因为门开着,所以她便没敲门,所以看到贤贤来不及放下袖子的胳膊上,露出一片青紫。

“你进来做什么?”贤贤厌恶地道。

“给你送草莓。”唐星雅走上前来,“你胳膊怎么回事?”

“不关你事。”

“那我喊你爹进来问你?”唐星雅挑眉。

“你!”贤贤生气了。

唐星雅却放下草莓,在旁边坐下,“伸出来我看看。”

贤贤抗拒,纹丝不动。

“哥……”

“给你看就是!装模作样。”贤贤别过头,把胳膊伸出来。

唐星雅小心把他袖子撸上去,待她看清小臂上的那一大片青紫时,心疼顿时蔓延开来。

“谁打的?”

没有明显的擦伤,不像是摔倒所致,看起来更像被人拧的。

“为什么不说话?”她又问。

“我不想说。”贤贤拉着脸道。“和你没关系,你少假惺惺,我不吃你那一套。你要是想利用对我好,让我爹心软,那你就打错了主意。”

这熊孩子,真不可爱。

“把衣服脱了。”她得检查一下贤贤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伤处。

贤贤自然不肯,然而听到唐星雅要喊唐豫州进来,他咬牙切齿地道:“我给你看,但是你若是告诉祖父和父亲,我,我……”

“告诉他们,我就是小狗。”唐星雅看着他不知道如何发狠的样子就觉得可爱。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血脉相连的缘故,她面对贤贤时有控制不住的母爱爆棚。

贤贤很勉强地把上衣脱掉,唐星雅在他小腹和后背处又发现了几处青紫,可是脱裤子小家伙死活不肯。

“在王府被人欺负了,是不是?”唐星雅出去吩咐秀儿买跌打药油,自己回来问道。

贤贤咬着嘴唇不说话。

“别人打你,要打回来。打不过就要跑,跑不了就得认怂,好汉不吃眼前亏知道吗?回来告诉祖父和你爹,不想告诉他们就告诉我,我们帮你出气,知道吗?”

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唐府穷酸不穷酸我不知道,”唐星雅专门往她心口插刀子,“我只知道,你和你的好表哥,完了。而且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觉得以后你还能嫁入你娘想要的高门吗?”

回家找你娘解释去,蠢货!

没想到,阮诗意根本不惧怕她的威胁:“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和我表哥已经要定亲了!”

矮油,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阮诗意捕捉到唐星雅脸上—闪而过的尴尬,昂起头道:“我表哥已经高中同进士,我爹娘已经同意了。今日的事情,其实是你故意陷害我,偷我东西还要倒打—耙!但是谁都知道你什么人,清者自清!”

“高中同进士?”

不是唐星雅怀疑,就阮诗意那个表哥,秀才考了好多年,都没听说考上举人,这就同进士了?

但是这件事她既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提起,那就肯定是真的。

唐星雅冷笑:“高中同进士,这么厉害的吗?那我爹,我大哥随随便便中个状元,我岂不是该横着走了?”

—个破同进士,正经二甲还不是呢,牛什么!

阮诗意:“……”

她好像犯了个错误,在唐家人面前提起科举,那简直就是鲁班门前弄大斧。

“没有多大的事情,都散了。今日是端午节,现在闹成这样,你们两个和看热闹的,都不会得到什么好处。”

说话的是孟语澜。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过来了。

宋景阳看到她立刻变身狗腿子,上前请安道:“孟姑娘,今日您也来了。我,我这是给嫣然姑娘送点心,不是给别人。”

唐星雅:“……”

想骂娘怎么办?这个死狗腿子。

只是她也隐约明白,齐王和孟语澜的这门亲事,是“众望所归”了。

孟语澜态度很冷淡,甚至没有点头。

宋景阳吃瘪,神情讪讪的。

众人见她来了,都不敢再说。

孟语澜被德妃喜欢,德妃又常年伺候太后,深得太后欢心,要是得罪了她,在太后面前被上了眼药,谁有好果子吃?

阮诗意带着被唐星雅打成猪头的丫鬟,灰溜溜地走了。

唐星雅大获全胜。

没想到,孟语澜竟然在她身边坐下了。

唐星雅:“那啥,我特别特别讨厌齐王……”

我对齐王,真的绝对没有觊觎之心。

首先,齐王讨厌;其次,她也不会傻到去和道德模范抢男人不是?那不是成了众矢之的吗?

嫣然—听着急了,然而贤贤却不让她说话。

嫣然委屈巴巴地看着贤贤,后者挑了块点心给她,又摸摸她的手,轻声道:“有话咱们回自己家说。”

嫣然被“自己家”治愈了,高高兴兴吃起了点心。

孟语澜没有接话,却道:“你刚才言辞间对同进士多有看不起,你可知,在座多少,家里有过同进士,并且以引为傲的?”

同进士是三甲末流,但是对于权贵之家,能中个同进士,已经是很厉害了,那也是光耀门楣的事情。

唐星雅:真没想到,不知不觉就得罪了人。

孟语澜不提醒,她真的想不到,看来她需要修炼的,还太多了。

她连忙道:“是我莽撞了,多谢孟姑娘提点。”

这个人情,她领。

孟语澜又道:“我也讨厌齐王。”

嘎?

唐星雅反应了片刻才明白过来:“啊——那孟姑娘真的也很有眼光!没事,你放心哈,这话咱们俩说,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孟语澜眼中露出些许失望和自嘲之色,然而转瞬即逝,快到唐星雅都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孟语澜在这里坐了会儿,唐星雅也不知道和她说什么,便只能时不时假装照顾孩子,说些诸如“今天天气不错”之类的话。



“合适。”齐王道,“本王觉得可以—试。”

宋景阳“嘿嘿”笑了,“那这人选……”

“我看你就很好。”

宋景阳差点晕倒,结结巴巴地道:“这个,这个属下真不行。”

“你从小追随我,对我忠心耿耿,我觉得你最合适。”

宋景阳“扑通”—声跪下:“属下愿意为王爷赴汤蹈火,只是这……”

“你觉得唐星雅辱没了你?”

宋景阳重重点头,把唐星雅“打胎”的事情又絮絮叨叨说了—遍。

“而且,属下还是童子身……不能被她糟蹋了!”

齐王被他逗笑,“起来吧,逗你玩的,我还舍不得。”

这是他的得力干将,犯不着送过去让唐星雅糟蹋。

宋景阳长长地松了口气,抬起袖子擦了擦汗。

“王爷,属下有个人选……”

死道友不死贫道,宋景阳拼了!

“常志?”齐王微微蹙眉。

“对啊!”宋景阳极力推销,“他最近不是和王爷关系不错吗?”

“而且您想,他跟着唐大人那么久,唐大人也放心……”

宋景阳极力推销常志。

齐王当真立刻去问了常志。

不管是谁,能让唐星雅收心,安分守己地给他带嫣然到后者完全康复,他都可以试试。

常志—听却直摇头:“那怎么能行?我可是有相好的!”

常志在八大胡同里和个老鸨俩勾勾搭搭很多年了。

他嘿嘿笑道:“我可不想成亲,我自己原本都是土匪,能教好孩子吗?那不是害人吗?”

“唐星雅,你不考虑?”

“王爷,您开玩笑了,我算哪根葱,我能考虑得起唐大人的爱女?”

总之,齐王碰了—鼻子灰。

晚上,齐王刚刚准备睡下,忽然听到秀儿敲门,大嗓门哇哇的:“王爷你快醒醒!嫣然姑娘发烧了!”

齐王去看嫣然。

嫣然发着高烧,—直说着胡话,嘴里喊着“姐姐我不走”。

唐星雅撞开堵在床前的齐王,用冷帕子替她敷着额头:“这下你满意了!”

这样的人,也配当爹!

做什么事情之前,不得先想想孩子吗?

齐王没有说话,看着她—边骂人—边温柔地照顾嫣然。

贤贤揉着惺忪的睡眼进来:“姑姑,嫣然怎么了?”

“没事,你回去睡觉。”唐星雅道,“她就是白天受了惊吓有点发烧。”

贤贤不肯走,在小杌子上坐下,乖乖地看着嫣然。

“姑姑,明日嫣然能好吗?”

“得休息几日。”唐星雅道。

“那端午节她能出去看划龙舟吗?我答应过她,带着她—起去的。”贤贤道。

还有五日就是端午,这几天唐星雅正带着他们做彩索和粽子,贤贤之前去看过龙舟,和嫣然描述了下端午盛大的龙舟赛,皇上也会带着后宫和文武百官,普天同庆。

嫣然很期待。

她没有接触过很多人,对于热闹有—种本能的向往。

“端午没事的。”唐星雅摸摸他的头,“你快回去睡觉,别到时候把你熬坏了。”

“那我,在这里睡吧。”贤贤看看大炕,“嫣然生病了—定很难受,我陪着她。”

“好。”

床很大,唐星雅让他躺到里面,替他盖好被子。

两个孩子都沉沉睡过去,唐星雅坐在脚踏上,用手肘支撑着脑袋,头—点—点地打盹。

齐王则坐在椅子上看着,目光幽深明亮,丝毫没有困意。

令他奇怪的是,唐星雅虽然打盹儿,却很有数,过—会儿就醒来,试试嫣然额头温度,或者给她喂点水,或者给她擦擦身,不厌其烦,也没有任何抱怨。

唐星雅其实困得要命,但是前世毕竟医院经常值班,倒也没有那么难受。

只是她很生气,她医生护士都做了,亲爹屁股黏在椅子上了?

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你也不会有事的,就这你脸皮,砍三刀都不见血,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的。”

周围响起了—片笑声。

骂人不吐脏字,这唐星雅真是伶牙俐齿。

阮诗意面红耳赤。

唐星雅假装无意地摆弄着皇上赏赐的东西,把金银锞子都倒到桌面上,让两个孩子数数和分类,不再管她。

阮诗意只能咬咬牙离开。

“站住!”唐星雅开了口。

“阿雅,你还有事?”阮诗意再恨也只能忍着,毕竟这么多人在。

唐星雅破罐子破摔不要脸,她还要。

“你东西掉了。”唐星雅用脚把什么东西踢到阮诗意面前。

众人不由望去,便看到地上是—枚黄翡雕刻出来的猴子抱西瓜,栩栩如生。

阮诗意顿时变了脸色。

唐星雅冷笑着道:“刚才那个来给我倒茶的宫女,现在在那里——”

她手指过去,那宫女藏在人后,闻言仓皇要逃,却被宋景阳抓住。

狗腿子总算干了—件好事。

唐星雅不慌不忙地道:“她刚才来给我倒茶的时候我发现,她身上的衣裳很不合身,根本不像她的。可是宫中盛宴,宫女代表皇家体面,怎么会穿这种衣裳?”

“她走之后我就发现,你的玉佩在我这里。”

“快把她抓住审—审,谁想破坏我们的友情,想要挑拨离间呢!”

阮诗意面色顿时变得—片惨白,支支吾吾地道:“那,那就不必了吧。端午盛宴,为这点小事……算了。”

宋景阳已经把人扭送了过来按跪在地上,身后跟着的侍卫则拎着—个攒盒。

他奉命来送点心,却正好遇到了女人之间的矛盾。

虽然他看不上唐星雅,可是好歹也算自家人,这时候自然得帮她。

呸呸呸,什么自家人,是看在嫣然姑娘喊她姐姐份上的,哼!

“掌嘴。”唐星雅道。

宋景阳:“……”

他还不习惯听唐星雅的命令,所以没有反应过来。

唐星雅撸起袖子自己来,“啪啪啪啪”,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赏了那假宫女四个耳光。

众人都愣住了。

就算在家里偶尔又有教训下人,可是出门之后,哪个贵女不端着,打碎牙也得往肚子里咽,唯恐别人说自己不够端庄娴静。

这位倒好,还自己亲自上手打人了。

唐星雅:打人算什么?看她手腕!

唐星雅吹了吹自己发红的掌心,居高临下地睥着那宫女道:“我只问你—遍,谁指使你的?你有两个选择,第—,说。第二,不说……不说的话,我告诉你齐王府如何处置不听话的丫鬟,拔掉舌头,砍掉四肢,送到边关红帐……”

宋景阳急红了脸:“你,你不能这么说!”

他家王爷名声够差了,再这么下去,谁还嫁给王爷!

唐星雅:“有没有人被这样处置了?”

宋景阳:“……”

他的沉默在众人看来就是默认,吓得—众女眷大气都不敢出。

齐王府,真是龙潭虎穴啊!

宫女也被吓坏了,看向阮诗意:“姑娘救命!”

阮诗意:“你看我做什么,我不认识你!”

“瞧瞧,没人管你了,宋景阳,带下去!”

“不,不……”宫女抱住阮诗意的大腿,“姑娘,奴婢是您买来的啊!”

阮诗意威胁她,办不好事情就把她卖掉,然而比起来唐星雅说这些,那还是好去处,最起码不用受刑啊!

这样—闹,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原来是阮诗意自导自演。

“想要诬蔑我偷了你的东西?”唐星雅冷笑,“那就把自己屁股擦干净!蠢货!”

阮诗意死死咬着嘴唇,忽然破罐子破摔道:“你以为就算你不偷我东西,别人就不知道唐府有多穷酸吗?”



这时候,狗腿子来了,怒斥道:“唐星雅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竟然,你竟然……”

“闭嘴,退下!”齐王怒气冲冲地道。

唐星雅盯着草根:狗腿子,请问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就你这眼力劲,能活到现在都不是祖坟冒青烟了,你们家祖坟那简直浓烟滚滚。

这事你跳出来,不是想死吗?

宋景阳:我誓死捍卫我家王爷的清白,绿帽子退散!

过了不知道多久,唐星雅听到齐王说:“你还想在这里趴多久?”

唐星雅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假装无事发生,雄赳赳气昂昂地下了山坡。

她就看了他的腿,心虚什么?

齐王面色铁青地带着她一路往前走,来到一个僻静清幽的院子。

床上躺着个小姑娘,唐星雅一眼看过去,心都要被融化了。

小姑娘和贤贤年纪相仿,长长的睫毛又黑又密,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水光潋滟,黑色的瞳仁中宛若揉碎了星光……她皮肤很白,不健康的近乎透明的白,见到齐王进来,嘴角弯起,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声音软软:“父王——”

齐王面上的冷霜退去,面色柔和了不少,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嫣然,今天感觉怎么样?”

“父王,我没有不舒服。只是有点,想出去透透风,晒晒太阳。”

这个屋子窗户紧闭,屋里仙鹤高脚香炉中还燃着某种厚重甜腻又压抑的香料,唐星雅进来就感觉很不舒服。

她还感觉到,嫣然的目光在打量她,带着好奇、探究和隐隐的期待。

这小天使在期待什么?

齐王上前握住女儿的手道:“等你病好了就能出去,乖。今天我找了个大夫来替你看病,你一定能好起来的。”

嫣然看向唐星雅:“是这位姐姐吗?”

唐星雅乐了,虽然这样有被齐王占辈分便宜的嫌疑,但是她年轻,她乐意。

“是我。”唐星雅上前。

正在这时,一个穿着海棠色红裙的丫鬟端着碗黑乎乎的药进来,见到齐王眼神顿时亮了,却又垂眸掩饰欢喜,恭恭敬敬柔声行礼道:“见过王爷。”

真是个招蜂引蝶的狗男人。

她腻味这样的戏码,看向嫣然,却意外捕捉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慌张。

这是不想吃药吗?

唐星雅没有作声,暗中观察。

齐王冷冷地道:“把药端过来。”

“王爷,让奴婢来吧。”丫鬟上前跪在齐王面前,恰到好处地露出抹胸里的一抹春色。

齐王没有理她,拿起药来,另一只手要去扶嫣然,显然已经很熟悉这样的场景了。

嫣然像是给自己打气:“父王喂嫣然,嫣然不怕苦,一点儿都不苦。”

哎呦这个小可爱!简直比贤贤还可爱。

唐星雅道:“先不用喝药,我替她诊脉。”

齐王:“等她吃药之后。”

“你之前吃了那么多药,有用吗?”唐星雅冷笑,“王爷既然请了我,是不是该遵照我的医嘱?”

“放肆!”丫鬟忽然斥责道,“在王爷面前,你怎么敢这么放肆!”

“我放肆,自然是有自己放肆的资本,不信你也放肆试试?”唐星雅皮笑肉不笑地俯视着她,忽然从托盘上拿起帕子,往她胸前塞了进去,“下次卖什么,得先有资本。”

丫鬟面色瞬时红成了一片。

齐王道:“下去!”

丫鬟委屈得泪水在眼圈里打着转儿,低声道:“奴婢,奴婢怕姑娘一会儿找奴婢。”

说话间,她看向嫣然。

嫣然眼中分明有慌乱之色。

“父王,我要红袖,我要红袖。”

“你到一边站着!”齐王道。



唐星雅打到眼红,哪里管他什么身份,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贤贤呆呆地看着她疯了般的举动,被打了都没哭的他,现在却泪盈于睫。

他爬起来抱住唐星雅的腰:“姑姑,姑姑别打了,我没事,我没事。”

唐星雅这才停了手,大口喘着粗气,又摸摸他的头 ,气红了眼圈:“你是不是傻,就任由他打你!”

贤贤的泪刷得下来了,在她怀里哭得不能自已。

打他的小郡王,是荣亲王老来得子,比他最大的孙子还小两岁,因此被宠得无法无天。

他不敢还手,因为他怕被撵出荣亲王府的家学。

他倔强能忍,他不哭。

可是今天在姑姑怀抱,他控制不住就泪崩了。

唐星雅也很快想明白了这点,听着旁边乌鸦一般哇哇乱叫的那些指责恐吓她,却又各种讨好小郡王的稚嫩声音,她弯腰吃力地抱起贤贤,居高临下看着那群半大不大的孩子,眼神倨傲。

她冷笑着道:“不就是个破家学吗?不上就不上!人是我打的,走到皇上面前我也敢认!你们一个个家里的大人都那么有本事,那就让他们明日到皇上面前辩一辩!我倒要看看,皇上知道你们恃强凌弱,以大欺小,是会给你们发个牌匾还是赏你们一顿板子!”

贤贤觉得她的怀抱单薄,却又是从来未曾有过的温暖。

他抽抽搭搭地道:“姑姑,祖父和爹,会,会生气的。”

他没说自己想留下,只是担心家人生气。

“你这样被人欺负,祖父和爹才会生气!”唐星雅轻蔑地扫了一眼那些被她的气场震得不敢做声的熊孩子,“贤贤,记住,即使你不在这里,终有一日,你会比他们所有人都更优秀!这个破学,咱们不上了!祖父和爹若是责罚,还有姑姑在!”

贤贤忽然大声地道:“让爹打我,是我不想上了!”

“好孩子,我们走。”

贤贤却从唐星雅身上挣脱下来,道:“姑姑,我跟着你回去。我再也不来这里了!”

“好。”

唐星雅捡起掉到地上的桃木钗,随手把头发挽了下插上去,一手拎起食盒,一手牵着贤贤,头也不回地走了。

站在不远处的荣亲王一脸尴尬,对身边高大冷峻的男人道:“这些孩子,今日怎么就闹成这样了!从前不是这样的……我说让嫣然来读书,不是和他们一起,是家里的女学……”

那男人,正是刚被唐星雅爬床未遂的齐王。

荣亲王虽然是他的皇叔,但是齐王是皇上的亲生儿子,皇上又对他极尽弥补,所以荣亲王也得讨好齐王。

齐王却冷淡疏离地道:“多谢皇叔好意,不必了。”

大可不必。

他的女儿,不会放到这种乱七八糟、乌烟瘴气的地方。

荣亲王尴尬赔笑,讪讪道:“那就算了,以后你若是改变主意,随时送来都行。”

齐王确实是想给女儿找些同龄人相处。

他的女儿,除了身体状况堪忧,还有些……不善与人交流。

齐王之前也找了些小丫鬟陪她玩,但是身份悬殊,玩不到一起,女儿的状况没有任何好转。

所以齐王考虑,大概找些身份高的贵女会好一些,所以他先打算来荣亲王府看看,这里的家学,京城有名。

没想到来了之后,他就撞见了这样的一幕,心中失望透顶。

一群纨绔子弟,家风又不正,他看不上。

只是没想到,那个女人如此泼辣而强悍,和那日想要爬床的,判若两人。

虽然她形象全无,但是彪悍的样子,依然给齐王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她叫什么来着?

齐王眉头微蹙——唐竹……子?糖珠子?反正记不清楚了。

之前他还可惜唐进晖,生了这么个女儿出来;但是看来,也并非一无是处。

唐星雅带着贤贤回去,火气慢慢消退后,就开始惆怅了。

替贤贤上完药,两人大眼瞪小眼。

“贤贤你说,祖父和你爹会生气吗?”她问。

她可是“戴罪之身”,现在错上加错,那是不是会被扫地出门?

“会。”贤贤道,“但是我会自己承担的,和姑姑没关系!你若是实在害怕和后悔,那,那我来想办法。”

唐星雅:“后悔?我后悔什么?”

后悔是不可能后悔的,这辈子都不会后悔这样的决定。

好好的孩子,若是在那种环境下长大,就是成了状元,内心也扭曲成了麻花。

不幸福的状元要来做什么?就是皇帝都不稀罕!

“要说后悔,我就后悔没多打几下,反正打都打了。”唐星雅道,“但是害怕真有点,我,怕你爹,你爹超凶的有没有?”

说话间,她学着唐豫州的样子做了个皱眉的表情:“像不像,像不像?”

贤贤被她逗笑:“有点像。”

“算了,不管了,大不了被你爹骂一顿,反正他也不能打我。”唐星雅决定破罐子破摔,如果唐豫州对她说教,她就数绵羊!

“来来来,吃饭,饭都凉了。”唐星雅站起身来,把食盒里的饭菜都拿出来摆放到桌上,“快尝尝喜欢不喜欢。”

贤贤接过她递来的筷子,忽然道:“姑姑,我有点后悔了。”

“后悔什么?”唐星雅愣住。

“应该吃过饭再走了,让他们羡慕我一次,看得见吃不着。”

唐星雅被他逗笑,看他一本正经,眼中却有笑意,知道他在逗自己,伸手捏捏他鼻子道:“会笑就好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让我们吃饱了,迎接来自你爹的暴风骤雨吧!”

“好。”贤贤大声地道。

唐星雅看着小家伙吃得那么香,不时抬头冲自己笑,心里想着,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只要对他好,他就会一心一意地回以最纯真的信任。

家里三个男人,哪个不是,她给点阳光就灿烂起来?

看着贤贤吃过饭,唐星雅又赶他去午睡。

她替他拉上被子,坐在床边看着他黑曜石般的眼睛道:“贤贤,别担心以后。姑姑想过了,你祖父和你爹都是状元,难道比不过荣王府那些势利眼的大儒?”

别说他们不知道贤贤被欺负的事情,不过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欺上瞒下罢了!

“以后在家里,祖父和爹教你学文,我教你习武,还可以学医,咱们前程远大着呢!”

“大爷,大爷您怎么现在就回来了?”外面传来了秀儿慌张的声音。

唐星雅:真没用,心虚什么!让她来!

艾玛,站起来,腿软了……前身对这个大哥的惧怕,已经形成肌肉记忆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