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一点文学 > 现代都市 > 全文版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

全文版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

伏珑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内容精彩,“伏珑”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顾煜辰温知闲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内容概括:找你做什么?”看她这警惕的模样,他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下,“说能帮我解决这次的麻烦,其实就是想利用我帮她赚钱。”“你答应了吗?”祁砚京笑出声,“知闲,这种事情你老公还是能处理好的,我不在意这种事情,但我在意你被影响心情。”......

主角:顾煜辰温知闲   更新:2024-02-12 22: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煜辰温知闲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版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由网络作家“伏珑”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内容精彩,“伏珑”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顾煜辰温知闲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内容概括:找你做什么?”看她这警惕的模样,他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下,“说能帮我解决这次的麻烦,其实就是想利用我帮她赚钱。”“你答应了吗?”祁砚京笑出声,“知闲,这种事情你老公还是能处理好的,我不在意这种事情,但我在意你被影响心情。”......

《全文版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精彩片段


……


祁砚京没接到电话是因为临时被校长叫去开了个会,关于他和顾煜辰的那件事情。

没想到发酵的这么快,已经影响到了学校。

校长见到他先是问了一句:“小祁,舆论是真的吗?”

“假的,如果不是他们分手,我和我太太根本遇不见。”如果不是那天她哭着跑出来摔了一跤丢了钥匙,他或许和知闲根本就没有交集。

校长背着手笑了笑,“我相信你,只要你说是假的,那学校一定会力挺你。”

人才总归是稀少的,况且祁砚京在校读书时他就认识了这么个孩子,比同年级大一新生小了三岁,当时在人群里一眼就看见了他,很优秀很上进,和舆论里描述的完全相反。

“谢谢校长。”

在会议室开了个短暂的会之后,走前校长还叮嘱了句:“小祁,回去别多想好好休息。”

祁砚京应了声便离开了。

出来准备开车回去,想回去看看知闲,她会为自己的事情感到难过。

没想到出了校门又碰见了沈芷。

沈芷叫了他一声,祁砚京一心想回家理都没理她。

沈芷直接上手扯住他的胳膊,“祁砚京,我有话跟你说。”

“我没话跟你说。”他甩开沈芷抽回胳膊。

“我不碰你,你先听我说。”沈芷和他打着商量。

见祁砚京不耐烦,沈芷立即说明了来意:“祁砚京,你热搜上的事情我看了,专门从公司过来找你的,这事儿我们老板也了解,我老板说可以帮你对抗顾总,但是你得跟我们公司合作,你正好现在有一波舆论流量,知名度是有了,我老板说了会帮你,到时候事情有一点反转你名气也会有了。”

祁砚京眸光阴骜,“我不需要任何帮助,带着你的那点心思滚。”

他说完抬步离开了。

身后沈芷气急喊道:“祁砚京!你他妈的跟钱过不去你有病吧?我看你怎么跟顾总对打,等你身败名裂我一定来看你热闹,看你怎么从山顶摔下来的!”

心里咒骂了好几句,居然有人跟钱过不去,以前以为他是装清高,结果是真的有病!

祁砚京没搭理沈芷上车后看到手机有未接来电,知闲打来的,立即回拨了过去。

那头几近乎秒接,温知闲焦急的询问:“你没事吧?”

祁砚京听到她关心自己,笑道:“我能有什么事儿?你别着急,我没事。”

他生死都经历过,这种事情对他来说也就不爽而已,可现在影响到了知闲的心情,他受不了。

听到他说没事,温知闲心里更不是滋味:“对不起,牵连了你。”

他知道知闲现在肯定很自责,索性道:“等我回来,很快的。”

挂了电话,启动车提了速度赶回家。

……

他到家时知闲正在餐桌旁摆放碗筷。

他走上前抱住她,坐在了椅子上,“回来的时候耽搁了一下,碰见了沈芷。”

试图用些其他的话题转移她注意力。

之前似乎也没和她说过沈芷找他的事情,自己也没把沈芷当回事,况且沈芷那言论他听了都觉得可笑,也就不想说给知闲听,但是想想说不定知闲爱听呢。

温知闲圈住他的脖子,眨着眼睛有些警惕:“她找你做什么?”

看她这警惕的模样,他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下,“说能帮我解决这次的麻烦,其实就是想利用我帮她赚钱。”

“你答应了吗?”

祁砚京笑出声,“知闲,这种事情你老公还是能处理好的,我不在意这种事情,但我在意你被影响心情。”



“再见。”

送走这两位,她才开始工作。

今天提前下班去了趟附近的超市,打算买点菜回去。

买了些蔬菜又买了鱼和虾这才推着购物车准备回去。

路过马克杯专区她站在货架前看了一会,不禁笑了声,结账付款回家。

她才从超市出来,就在路边看见了刚停下车从车上下来的祁砚京。

她朝着祁砚京挥了挥手,祁砚京看到她关车门的动作顿了下,随即上前接过她手上的购物袋。

“我买了点食材,还需要买什么我们再进去一趟。”她说。

祁砚京低头看了眼手里的购物袋,“没了,回家吧。”

他原本就是打算买点菜带回去的,没想到赶巧了,想一块了。

开着各自的车回家。

温知闲看到他手里除了她递过去的购物袋之外还有两瓶红酒,她走过去:“我帮你拎一个。”

祁砚京毫不犹豫的将那两瓶酒递给温知闲,这两瓶酒轻。

“你买了酒?”她抱着袋子和祁砚京并排上了电梯。

祁砚京道了句“不是”,“同办公室的一个老师送的。”

由于昨天晚上在朋友圈发了自己结婚的消息,不少老师都送了祝福,今天早上买了糖果巧克力带去学校,周初屿今早就给他带了两瓶酒。

温知闲有些好奇:“你办公室还有别人吗?”

他解释道:“去年可以换单独办公室的,但是省得麻烦了就没搬,还是我和他在一个办公室。”

“他还说想和你吃饭。”祁砚京又添了句。

温知闲扬起笑:“可以啊。”

既然祁先生提了,那她自然会答应。

到家后换了身衣服就开始做饭,温知闲提了一嘴:“最近好奇怪呀,莫名其妙就有人找我。”

祁砚京将餐盘端上桌后洗了手,听到她说这话留了个心,风轻云淡的问了句:“今天谁找你了?”

“一个女人长得很漂亮,我猜测应该是那个订了三千杯咖啡的那位的女朋友,感觉她来找我可能是误会她男朋友出轨了。”

说到这温知闲觉得好笑,转头看向祁砚京,“结果发现是乌龙,还跟我说也要订三千杯咖啡,不过被我拒绝了。”

这钱不赚也罢。

祁砚京没带一丝感情的笑了声,“那是挺奇怪的。”

暗暗握拳。

他朝着知闲问道:“家里有酒杯吗?”

“我去给你拿。”去酒柜里拿了两支酒杯回来,又擦拭了一遍这才放在桌上。

祁砚京把周初屿送的那瓶红酒开了封,鲜红的液体顺着杯壁缓缓下流。

“这两瓶酒其实是周老师他父亲的。”

温知闲哽住,“他爸不会找他吗?”

这两瓶酒她看了眼,应该是珍藏的。

祁砚京嗓音轻快染着笑意,轻瞥了眼知闲:“又不找我。”

温知闲不禁莞尔。

祁砚京将酒杯端起递给她,她浅尝了一口,还行。

“今天中午妈还跟我一起吃了饭。”

祁砚京眸色渐沉,“她跟你说什么了?”

她摇头:“没说什么,就是说你性格沉闷,希望我多关心你。”

“你已经很关心我了。”他轻声道。

温知闲不明白,似乎这几天什么都没做过,也就是和他一起生活吃饭睡觉。

饭后祁砚京一个人躺在的躺椅上吹着夜风,手旁放着酒杯。

温知闲吹干头发才出来,看见他在阳台吹冷风,那背影尽显孤寂,便拿了条薄毯过去递给他,“晚上风挺冷的,别感冒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温知闲弯腰带着好奇看向祁砚京。


祁砚京参加过金融系的一场大赛,结果跨专业拿了奖,他当时还是老师,对祁砚京印象极深,后来祁砚京成了他同时,虽然不是一个专业的,但总归有话快说。


顾煜辰嗓音骤冷,“我知道他。”

“顾总对母校还挺了解啊。”几位笑着聊了几句。

突然顾煜辰撇下那几位,快步追上祁砚京,冰冷的叫了声他的名字:“祁砚京。”

声音不小,听起来有些骇人。

祁砚京并不想搭理他,但明显冲他来的。

周初屿侧目看向他:“你俩认识啊?”

上次就莫名觉得祁砚京似乎对顾煜辰有点不太友好,但也没多想,没想到居然还真认识。

“不熟。”

他停下脚步看着朝自己过来的顾煜辰。

那副深仇大恨的样子,像是要把他活剐了一样。

果不其然,就是来和他打架的。

顾煜辰什么都没说,上来就朝着祁砚京的脸出了拳。

祁砚京深知这不是打架的地方,他要是动手了那就是互殴,只是用手接住没反击。

顾煜辰怎么会放过他,想打他的念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反击总归是吃亏的,胳膊挨了他一拳。

几个校领导吓死了,连忙过来制止。

顾煜辰甩开那几个老头,阴沉着脸满是戾气:“祁砚京他妈的怎么不还手啊,理亏了?你他妈抢我老婆的时候不是挺硬气的吗?”

几句话把在场所有人都说蒙了。

“你们没结婚,而且你怎么对她的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他和知闲本就坦坦荡荡,经得起被质疑有什么好怕的。

顾煜辰冷笑:“没结婚也是我认定的妻子,我们都准备领证结婚了,结果没几天就被你撬了,你趁人之危在她情绪低落的时候骗她结婚,祁砚京祁教授,你这种人哪有人品?住她的房子哄她父母,凤凰男吃绝户?”

“这就是学校的教授,为人师表,他妈的简直就是祸害。”顾煜辰紧紧盯着他,一字一句说着:“我以学校有你为耻。”

祁砚京情绪太过平静了,被说成这样也没着急,这平静的跟顾煜辰说的不是他似得。

周初屿是不相信的,毕竟上学到现在这些年祁砚京看不出来是顾煜辰说的这种人,有实力干嘛要当凤凰男吃绝户?

而且祁砚京这人他真觉得是有经商头脑的,要是想要钱,他干嘛非要留在学校啊,有这时间去赚钱多好。

他眼里的祁砚京就是想平平淡淡过日子的。

但是他质疑一点,祁砚京是不是真抢了顾煜辰的未婚妻。

就算抢了,只要祁砚京能说出理由,那他就相信。

“顾煜辰,那是我的太太你放尊重点,结婚前你们就已经分手了。”

顾煜辰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没同意分手,你怎么不对我尊重点呢?不想听你狡辩,那是我的妻子,我会让她心甘情愿的回来,我也等着你身败名裂的那天,我不会放过你的。”

疯狗。

懒得跟他废话。

顾煜辰带着一身凛冽寒气走了。

几个校领导面面相觑,问了声:“小祁,他说的是真的吗?”

祁砚京在他们眼里完全就是不争不抢平平淡淡过日子的那种人,连校外讲课都很少,说他凤凰男吃绝户……他们还真不相信。

但也就怕他伪装的好。

“家境还行,没必要那么做。”他做的都是他该做的,对知闲好不应该吗?对岳父岳母好不应该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