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一点文学 > 现代都市 > 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畅读全文

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畅读全文

伏珑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是作者大大“伏珑”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顾煜辰温知闲。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居然咳了两声,那柔弱劲儿一下就上来了。顾煜辰看到这一幕下意识的拿起纸巾去擦李朝暮的脸,心里有了怒气但对上温知闲他又心痛,“你为什么这么对她?有什么火你冲我来就是,朝暮她还生着病。”......

主角:顾煜辰温知闲   更新:2024-02-12 22: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煜辰温知闲的现代都市小说《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畅读全文》,由网络作家“伏珑”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是作者大大“伏珑”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顾煜辰温知闲。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居然咳了两声,那柔弱劲儿一下就上来了。顾煜辰看到这一幕下意识的拿起纸巾去擦李朝暮的脸,心里有了怒气但对上温知闲他又心痛,“你为什么这么对她?有什么火你冲我来就是,朝暮她还生着病。”......

《海王悔婚当日,美貌教授求娶我畅读全文》精彩片段


李朝暮也是看见了她,径直走了过来,坐在了她对面。


她朝着温知闲笑道:“知闲真的好久不见了,昨天见到你都没说两句话你就走了。”

温知闲大致看了一遍她,现在的李朝暮看起来真的是让人起保护欲的那种。

但就是莫名对她没有一丝好感。

以前,顾煜辰总是带李朝暮经常出现在她面前,是不是看她那明明很难过却又得装作为他们开心的样子很有趣?

顾煜辰带着她出现在自己面前,而李朝暮在外也丝毫不避讳的跟顾煜辰进行亲密举动。

以前觉得她是直爽,现在想想或许根本不是。

或许她只是在炫耀她拿下的战利品。

“我们也不熟吧,有什么好说的呢?”温知闲看着她笑了笑。

她们本来就没有交集,若不是顾煜辰带她和他们这几个见面,她李朝暮都不会跟他们接触到。

“起码和煜辰在一起的那几年我们还算熟,我和煜辰一分开,你就翻脸不认人了吗?”她用着打趣的口吻说着话。

温知闲认真的点头:“是啊。”

不然呢?

李朝暮一怔,她还以为温知闲会打个圆场说说笑笑呢,没想到她这么干脆。

“那就祝我早点和顾煜辰复合吧,我们早点再成为朋友。”

她自然是知道温知闲后来和顾煜辰在一起的事情,不过顾煜辰挂念自己对温知闲冷漠透了。

温知闲连连道,“那你加油,快点把顾煜辰拿下。”

居然有这等好事?

李朝暮紧紧盯着温知闲,想从她脸上看出一丝痛苦,她不相信温知闲不喜欢顾煜辰了,昨天温知闲身边站着的那个男人,她觉得是温知闲在跟顾煜辰置气。

她说起了往事:“我后来终于知道煜辰到底有多爱我了,半年前我生病的时候煜辰担心我想来看我,可惜家里不允许,只能给我钱,我不怪他,他已经对我很好了。”

温知闲不禁惊讶,没有一丝的怒气,像是旁观者似得。

没想到顾煜辰一直刷新下限,只是隐藏的好,没被她发现。

更厌恶了。

“那你都是破坏感情的第三者了,居然还敢上门来跟我说些事情,挑衅我啊?是挺不要脸的。”说这些无非是想让她生气,可惜了她现在对顾煜辰没感情。

单纯是看乐子。

温知闲抱着臂玩味的看她:“我都和顾煜辰分手了,而且我也结婚了,你是多怕我和顾煜辰旧情复燃?”

“你是知道的,我和煜辰以前多相爱,他当然是喜欢我的,我只是告诫一下作为前任的你而已。”

温知闲眉头微挑,端起桌上的温开水喝了一口:“告诫我?你哪来的脸?”

李朝暮余光瞥了眼窗外,勾了勾唇:“试试看?”

就在她说完这句话时,她猛地握住自己端着温水的那只手往她面前扯。

半杯水泼在了她的脸上。

紧接着顾煜辰就出现了……

把病号服给换了下来,穿的很是正经。

她好像记得不久前顾煜辰还给她发消息说他很疼呢,李朝暮一个电话叫他来就巴巴跑来了?

温知闲心里觉得好笑,面色没有一丝慌乱,平静的与她无关似得。

就知道用这种下作的把戏。

“抱歉,刚刚说了你不爱听的话。”李朝暮说着说着居然咳了两声,那柔弱劲儿一下就上来了。

顾煜辰看到这一幕下意识的拿起纸巾去擦李朝暮的脸,心里有了怒气但对上温知闲他又心痛,“你为什么这么对她?有什么火你冲我来就是,朝暮她还生着病。”



祁砚京“啧”了声,伸手把灯关了,将她按在怀里,温知闲叫了声,惹得他笑,“别动啊,再动一下一夜七次警告。”


温知闲就这么躺在他怀里,不动了。

就知道他是故意吓她的。

其实夫妻夜生活也没什么,但是吧这个一夜七次确实吃不消,太吓人了。

祁砚京的体力实在太好了。

好一会温知闲才从他怀里悄悄探头,轻声问道:“刚刚有没有难过?”

十几秒都没有回应,温知闲以为他睡着了,准备换个舒服的姿势入睡。

闭上眼时,祁砚京那低沉的嗓音在夜里化开了,“不是有你陪我吗。”

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偶然想到这些提到这些难受的想死,一闭眼就全是血,不止是他自己的还有谢道然的血喷溅在自己身上,脚边滚落的头颅……

都让他惶恐不安。

不过现在有人陪伴他,还是幸运的。

温知闲没说话,手搭在了他身上轻抚着。

卧室又归于寂静。

-

吃完早餐,祁砚京去了学校,温知闲去了店里。

昨晚的那三张桌子搬了出去,昨晚订了新的桌椅,一早就送了过来,换上了新的。

她正忙活着收拾垃圾。

“老板,昨晚有人闹事啊?”岳琦走过来把纸箱收拾了一下。

温知闲“嗯”了声:“不过没什么大事,也赔钱了。”

“我看监控,周七时还挺能打啊。”他站在监控前都傻眼了,看起来倒是嫩的很,没想到那招式都是实打实的,一点都不玩虚的。

温知闲看向窗外:“他来了,你自己去问他。”

“来客人了我先去忙,有空再问。”说着,岳琦去做咖啡了。

周七时进来时精神焕发。

温知闲看了他一眼,今天一点非主流气质都没有了,正正经经的黑衬衫配西裤,身形又高一米八到一米八三之间,倒是有点气质了。

周七时路过她和她打了声招呼,“早啊老板。”

嗯……不说话气质是有的,闭口是闭月修容,张口是猪肉阿荣。

“今天帅吧,专门学了你老公穿搭,不得不说还得是脸帅。”好像比他那拖地裤方便一点。

温知闲没想到他居然学的祁砚京的穿搭。

“停止你的开屏行为,帮忙把这几把椅子搬去后面。”

“好哦。”他立即搬着椅子去了后面,嘴里还念着说唱词儿。

她无奈笑了声,继续收拾纸板垃圾捆在一起。

“你好,请问周七时在吗?”

温知闲一转头,一个漂亮女人站在她身后询问。

来人一头大波浪,穿着皮衣身材火辣,冷若冰霜。

她细细一看,似乎和周七时有哪相像,寻思会不会是他亲戚?

见温知闲盯着自己,对方解释道:“我是他姐,周七时是我弟弟,我叫周十一,我来找他的。”

“原来是这样,他在后面。”温知闲指了方向给她。

周十一沉着脸走进了后台的门。

温知闲想想也跟着进去了。

正巧周七时弄完了椅子拍了拍手准备出去。

周七时看见周十一时下意识后退,做出备战动作。

周十一看见他挑起眉头,倏地转头看向她:“嘶……这是我弟?”

温知闲的目光在姐弟俩身上来回,摊了摊手:“不是你弟弟嘛,我不知道啊。”

她又不认识他们周家的姐弟,怎么会知道这是不是她的弟弟。

周十一往前走了两步,周七时步步后退,嘴里一边嚷嚷着:“你别过来啊!”

他一出声,周十一立即确定了:“是我弟弟。”

她上下打量了一遍周七时,“怎么现在人模人样了?”



“你的另一半对你还好吗?”她想知道知闲过的怎么样,过的好她心底的愧疚也能少一点。

提到另一半,她又想起早上祁砚京的那个吻,情不自禁的轻抿了下唇,朝着赵婉点了点头,“挺好的。”

秦昭礼低笑了声,看起来是挺好的。

“好就行,好就行。”赵婉又放轻声音重复了一遍。

她从包里拿出一个红包递给知闲:“之前的事情我们真的太过意不去了,你看在我和你顾叔叔面子上没立案给我们少了很多麻烦,我之前想过让顾煜辰弥补你,但我知道你不想和顾煜辰有任何牵扯,我们能给你的只有这个了。”

“阿姨,我不需要这样的补偿。”顾煜辰最好别出现在她面前了,要是再胡言狗语,她也不会客气。

她一旦收了这个红包,就等于原谅顾煜辰对她动手了,那顾煜辰跟她争吵不就又多了一条有利条件了吗。

温知闲的态度很坚决,绝对不会原谅顾煜辰,最后赵婉的红包也没送出去。

秦昭礼默默听着她们说话,忍不住道:“阿姨,其实顾煜辰一直都念着李朝暮的,和知闲在一起纯属是两年前知闲去酒吧找顾煜辰的那次太像李朝暮了,所以他俩才能在一起的。”

温知闲猛地转头看向秦昭礼,有些不可思议。

上次那通电话她随口一说的话居然是真的,也难怪顾煜辰后面无话可说了。

原来是说中他的亏心事了。

赵婉脸色更阴沉了,还有这么一出呢。

她从来没插手过顾煜辰的恋爱,自然知道李朝暮这个人的,她觉得这小姑娘也不错,除了家庭跟他们家不匹配外其他都尚可,顾煜辰帮李朝暮安排工作云云她都没觉得不妥,不过后来这小姑娘把顾煜辰甩了。

她一直以为她儿子和知闲在一起是想着放下过去的人了,就在半年前她才知道顾煜辰还时不时关注着李朝暮的动向,听说李朝暮和喜欢的人结婚了日子过的也不错,直到她生了病需要大笔资金,时间一久男方家里就开始不满了,后来离了婚。

半年前顾煜辰汇了一笔钱给李朝暮,甚至想去见她,被她和顾有为给拦下了,毕竟顾煜辰有女朋友,再去看前任像什么话,最后只能各退一步钱可以给但是不准去见李朝暮。

因此顾煜辰跟他们置气好一段时间没回去。

而那段时间顾煜辰对知闲也是很冷淡甚至是没事找事,想来也是把气撒在知闲身上了。

这么一想,又觉得很是可悲,暗暗又责怪顾煜辰的冥顽不化。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她也就不把事情说出来给知闲添堵了。

“知闲,你和你的另一半好好过,都过去了。”赵婉临走前握着她的手说了这么一句。

送走赵婉之后,她和秦昭礼准备回去,恰好门口来了个快递小哥将快递送进店里,她签收后看了眼,居然是她昨晚买的杯子。

同城的就是快,昨晚下单今天就到了。

“买的什么?”秦昭礼看她这表情似乎还挺高兴。

她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对面坐着的知闲拆快递,直到看到里面的东西,她差点把咖啡喷出来。

秦昭礼拿了张纸巾擦了擦嘴巴,睁大了眼睛,不过三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知闲,杀人诛心啊。”


明明都过去这么久了,可还是有心理障碍。


温知闲手掌隔着两层衣服布料按在他肩上轻轻摩挲着,她见过他肩上的疤,很浅的疤痕没想到当初那么深。

“面对的是杀人不眨眼刀口舔血的绑匪,你已经很勇敢的在想办法了,没人会怪你的。”她轻拍着祁砚京的后背,安慰着。

生日当天是自己被绑架的日子,也是朋友的忌日,想着就好难过。

是,没人怪他,就连谢家父母看着满身是伤的他时,都只是一边哭一边庆幸还活着了一个……

祁砚京将她紧紧按在怀里寻求安慰,“对不起,不该让你和我一起难过,我这人是挺没意思的。”

“我喜欢就好了。”

在心理防线最脆弱的时候听到这些,心里舒服很多。

温知闲蹲在茶几旁将蛋糕拆开,先给祁砚京切了一块蛋糕:“吃点甜的会开心一点。”

可以不是生日,只当做是安慰他的一种方式,想让他开心一点。

祁砚京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懂她的意思,不拂她的好意,拿起叉子吃了一口。

看着温知闲切了第二块,以为是给她自己切的,结果她只是放置在了他对面的位置上还将叉子摆在了盘子旁,没想到她又切了第三块。

第二块没碰,她吃了第三块。

祁砚京片刻怔忡,似乎明白了,他看着知闲小口小口的吃着蛋糕,眸光沉了下去。

她总能用一些小细节来抓住自己……

看着她把最后一口蛋糕吃完,他这才放下了叉子,直接将温知闲抱起,急切的吻住了她的唇,一边脱着自己的外套垫在冰冷的大理石桌面上,将知闲放了上去。

温知闲睁开眼睛,有点震惊。

就在这?

祁砚京的那些折磨人的小把戏很快让她沦陷。

……

结束后抱着她去浴室洗了遍澡。

温知闲体力不支的枕在祁砚京胳膊上。

不得不说祁砚京体力真的好,要了一遍又一遍,像是宣泄着情绪,但又克制着动作。

“还疼吗?”祁砚京侧过头朝着她问了声。

“还好。”幸好他还是理智的,没太过分。

祁砚京舒了声气,收紧了胳膊。

“下次我记得了。”

温知闲突然的话,惹得他侧目,“记得什么?”

“不过生日。”

给他过生日,确实不太适合。

祁砚京稍稍用力将她翻了个身趴在自己身上,往上提了提迎上她的眼眸,温声说了句:“你是例外。”

她朝着祁砚京脸上啵了一口,好听,喜欢听。

“我给你买了东西。”她从祁砚京身上爬了下来,下了床穿上拖鞋立即跑出了卧室。

祁砚京坐起身双手撑在身后,望向卧室门口的方向,唇角不经意间弯起一抹弧度。

没过两分钟温知闲又跑了回来,坐在他身旁,把买的生日礼物递到他面前。

她犹豫几秒后,开口道:“我不是上次说要给你换车吗,你就当这是上次要送你的东西。”

祁砚京轻刮着她白皙精致的面容,“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看看喜不喜欢。”她“唔”了声:“我觉得和你很搭。”

祁砚京拆开包装,江诗丹顿的腕表,大几十万的东西直接就给自己买了。

他不禁自我调侃道:“我都怀疑我是被你包养了。”

又是要给他换车又是给他买表的,真像是被包养了一样。

“包养你这点好像不够吧。”虽然对祁砚京的资产不太了解,但是大学老师教授其实也挺清廉的,听他说他父母之前是做生意的,家里确实看起来就有点底蕴的,可祁砚京看起来又不像是喜欢啃父母的人,就算父母执意给钱,估计也是之前买的房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