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一点文学 > 现代都市 > 三十正道:从谎言开始改变精品全篇

三十正道:从谎言开始改变精品全篇

雾里看花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三十正道:从谎言开始改变》,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李新年急忙赔笑道:“应该应该。”吃过饭之后,李新年陪着母亲坐在客厅看电视,章梅还时不时发发微信。......

主角:李新年顾红   更新:2024-07-10 22: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新年顾红的现代都市小说《三十正道:从谎言开始改变精品全篇》,由网络作家“雾里看花”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三十正道:从谎言开始改变》,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李新年急忙赔笑道:“应该应该。”吃过饭之后,李新年陪着母亲坐在客厅看电视,章梅还时不时发发微信。......

《三十正道:从谎言开始改变精品全篇》精彩片段


章梅瞥了儿子一眼,在桌子上摆了三副碗筷。

李新年奇怪道:“怎么?还有别人?”

章梅嗔道:“怎么?你以为是专门为你做的?我就知道你把今天是什么日子忘记了。”

李新年一愣,脑子里搜索了一下,一瞥眼正好从母亲卧室半敞开的门看见了父亲的遗像,顿时恍然道:“哎呀,真是忙糊涂了,今天是我爸的忌日啊。”

章梅白了儿子一眼,说道:“坐下吃吧,我都已经祭拜过了。”

李新年上大学那阵不太清楚母亲自己一个人在家里是怎么纪念父亲的忌日的。

可自从他毕业之后,每年这个时候,母亲都要抄几个菜,祭奠父亲的亡灵,结婚之后,顾红也必须参加。

倒也没有什么复杂的礼仪,只是在桌子上要多摆一双碗筷,还有一小杯酒,李新年也要喝两小杯,而喝的总是一瓶剩下的五粮液。

“妈,这点酒早就没气了,家里又不是没有酒,换一瓶吧。”李新年见母亲又从橱柜里拿出那小半瓶五粮液,忍不住劝道。

章梅瞪了儿子一眼,嗔道:“你还准备大喝特喝吗?这不过是个仪式,喝一杯就行了,这瓶酒可是你爸出事之前喝过的。”

李新年不禁有点吃惊,虽然每年都给父亲过忌日,并且每年都要喝两杯,可今天还是第一次知道这瓶五粮液是父亲生前开过瓶的。

一时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章梅给儿子斟满了一小杯酒,说道:“就喝一杯。”说着,叹口气道:“也喝不了几年了。”

李新年哼哼道:“妈,如果这瓶酒喝完了怎么办?”

章梅迟疑了一会儿说道:“那只能重新装一瓶了。”

李新年有点哭笑不得,他知道父亲留下可供母亲做纪念的东西有不少,不明白为什么对这瓶酒情有独钟呢?

他猜测当年父亲开封这瓶五粮液的时候应该是个特殊的日子,毕竟,那时候家里也不算宽裕,不可能经常喝五粮液。何况父亲的酒量并不大,每次也只是喝上一小杯。

也许母亲那天曾经陪着父亲共饮过,并且留下了什么深刻的印象,所以才会对这瓶酒念念不忘。

只听章梅嘴里念叨道:“老李,又到你的忌日了,今年儿媳妇出国了,所以只有我跟旦旦陪你,菜还是跟过去一样,酒还是你剩下的那瓶,你就赶紧吃吧,吃完了好早点回去。”

李新年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见母亲这么念念有词了,可不知为什么,今年听起来感觉有点毛骨悚然,忍不住瞥了一眼多余的那副碗筷。

可随即心里长长叹口气,忍不住又可怜起母亲来。

不管怎么说,李新年觉得母亲对父亲的这份忠诚可圈可点,心想,如果顾红对自己有母亲对父亲的十分之一就不错了。

忽然觉得这个对比不恰当,自己可是个大活人。于是心里呸呸两声,改为顾红如果不寻新欢就阿弥陀佛了。

“愣着喊什么?吃啊。”章梅恢复了正常,给儿子夹了一块带鱼。

“妈,如果是在古代的话,肯定有人为你立牌坊。”李新年抿了一口父亲的酒,嘟囔道。

章梅教训道:“胡说,老娘还没死呢,立什么牌坊?难道不应该纪念你父亲吗?”

李新年急忙赔笑道:“应该应该。”

吃过饭之后,李新年陪着母亲坐在客厅看电视,章梅还时不时发发微信。


李新年偷偷看了一下顾红,见她脸色并没有异常,可刚才的梦中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不禁胀红了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你怎么回来了?”李新年撑着身子慢慢坐起来。

顾红一愣,随即没好气地说道:“怎么?我不能回来吗?你是不是睡糊涂了?”

说着,瞥了一眼,晕着脸嗔道:“感情刚才是做春梦啊,梦见谁了?激动成这个样子?”

李新年一听,顿时脸上发烧,瞥了一眼窗外,赶紧岔开了话题。“几点了?”

顾红一把掀开了李新年身上的被单,嗔道:“快八点了,赶紧起来吃晚饭吧。”

李新年这才明白自己从中午一直睡到了晚上,于是急忙下了床,瞥了一眼顾红,发现她已经换上了睡裙,真丝的薄睡裙吸附在身上,别有一番韵味。

李新年的心病顿时又犯了,尽管已经决定暂时不“审问”老婆,可突然就忍不住了。

正想开口,忽然看见一个脑袋探进了卧室,嗔道:“怎么叫个人也磨磨唧唧的,菜都凉了。”

李新年一阵愕然,没想到大姨子顾雪也在家里。

顾雪比妹妹整整大了九岁,今年已经三十八了,不过看不出跟顾红的年龄差别,姐妹两相貌有几分相似,只是顾红显得端庄,而顾雪偏向于妩媚。

李新年忍不住又想起了梦中大姨子的模样,顿时有点心神不属。

“还楞什么,赶紧出来吃饭吧。”顾红推了丈夫一把,然后就走出了卧室。

李新年洗了一把脸来到了餐厅,只见桌子上已经摆了四五个菜,居然还有一瓶红酒,疑惑道:“这么丰盛?”

顾雪一脸神秘道:“今天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

值得庆贺的日子?庆贺老婆可能在外面找男人吗?

“今天有什么特殊吗?”李新年在脑子里搜索了一阵,没人过生日,也不是什么纪念日。

顾雪把葡萄酒瓶递给李新年,瞥了一眼厨房里的顾红,小声道:“你老婆有喜。”

李新年吃了一惊,失声道:“你说什么?红红怀孕了?”

正好顾红端着一个砂锅从厨房走出来,听了李新年的话,瞪了他一眼,嗔道:“胡说什么?”

顾雪哈哈一笑,伸手在李新年的脑门上点了一下,似笑非笑地说道:“看把你激动的,真这么想要的话就别再拖了。”

李新年一脸狐疑地看看姐妹两,笑道:“究竟有什么喜事,别再打哑谜了。”

顾雪笑道:“你先把酒打开,然后每人斟满一杯。”

等李新年斟满了酒,顾雪端起酒杯冲李新年说道:“今天对你老婆来说可是双喜临门,这第一杯酒先祝你老婆今天获得高升。”

李新年几乎马上就明白大姨子嘴里的所谓高升是什么意思了。

事实上早在半个多月之前,顾红就在床上跟他提到过自己有可能升任分行的行长,从而把那个“副”字去掉。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了现实。

说实话,如果没有昨天的风波,李新明在得知老婆升迁的消息之后,心情肯定不一样。

尽管顾红的每次升迁都意味着他在家庭中慢慢演变为家庭妇男或者家属的角色,可他并不会因此而感到自卑。

毕竟,他也有自己的事业,并不是那种靠着老婆吃软饭的男人。

然而,一旦心里有了心病,他对老婆升迁这件事的心情就比较复杂了,一方面感到高兴,可潜意识里却觉得自己对老婆的驾驭能力越来越缺乏自信了。

试想,一个在家里拥有绝对支配地位的男人,面对老婆可能在外面找男人的嫌疑难道用得着遮遮掩掩、鬼鬼祟祟吗?

他完全可以拿着那块彩色的布片凑到老婆的鼻子底下,然后大声质问:“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可自己敢吗?别说质问了,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连提都不敢提这件事,因为自己的老婆可是有“身份”的人啊。

“哎呀,这么快?恭喜恭喜啊。”李新年举着杯子跟顾红碰了一下,有点言不由衷地说道。

顾红一脸矜持的微笑,淡淡地说道:“好了好了,不就是一个分行的行长吗?别一惊一乍的。”

顾雪也和妹妹碰了一下杯,正色道:“红红,你可别小看你这个分行行长,别忘了你这个分行可是全行最大的,如果将来总行有个副行长的空缺,肯定非你莫属。”

顾红白了姐姐一眼,嗔道:“搞的好像你是杜秋谷似的,难道是你说了算?”

李新年疑惑道:“杜秋谷是谁?”

顾雪嗔道:“亏你还在银行实习过,难道连杜秋谷都不知道?总行的一把手啊。”

顾红摆摆手说道:“老旦不知道也情有可原,他在银行实习那阵,杜秋谷还没有当行长呢,老旦离开的第二年才上任。”

顾雪笑道:“我刚才已经把你高升的消息通知咱妈了。”

顾红嗔道:“哎呀,你的嘴真长。”

李新年插嘴道:“妈怎么说?”

顾雪笑道:“妈自然高兴了?她在银行工作了一辈子,遗憾的是最终在副行长的位置上退休了,那半步竟然就没有跨过去。

你想想,红红现在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妈能不高兴吗?对了,妈说这个星期天全部回家一起吃饭。”

顾红放下筷子说道:“这个星期天?我可没时间,我周五要出国考察。”

李新年惊讶道:“出国?这么突然,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顾红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也觉得突然呢,这是省里面组织的一次外事活动,说是要银行系统也去几个领导,本来没有我的份,可今天突然接到通知,让我也去呢。”

顾雪一拍手,说道:“好事啊,肯定是你那篇论文起了作用。”

李新年呆呆地楞了一会儿,忽然想起顾红这半年来一直都在写一篇关于金融改革的论文,并且想发表在金融界颇有影响力的《财经》期刊上。

可没想到投稿几次都被打回来了,为此顾红还经常发牢骚呢。

李新年在大学的时候虽然也是学金融的,可做了几年生意,学的那点东西基本上都还给老师了。

不过,他曾经偶然翻过顾红那篇论文,发现其中不仅没有什么新意,很多内容都是东拼西凑抄来的。

所以,他觉得老婆这篇论文要想在颇具影响力的《财经》杂志上发表,除非自己是这家期刊的主编。

所以,他曾经当面给老婆泼过凉水,结果被顾红骂了个狗血喷头。

“论文?你那篇论发表了?”李新年有点不信道。


李新年见张君误解自己,顿时反应过来,急忙掩饰道:“那就算了,我原本还想找他帮个忙呢。”

张君笑道:“你在外经贸委有什么事情找我啊,我认识他们主任呢。”

李新年惊讶道:“是吗?怎么不早说?那什么时候把主任叫出来一起坐坐?”

张君嗔道:“那也要先让我知道你找他帮什么忙啊。”

李新年敷衍道:“我们现在也做点外贸生意,不知道能不能通过外经贸委拉点生意。”

张君说道:“那好吧,抽空我联系一下,看看他什么时候方便。”

吃过午饭之后,张君就回证券公司去了。

李新年回到办公室,点上一支烟坐在那里整整发呆。

在搞清楚了上个星期天给顾红打电话的是此王涛而非彼王涛之后,他觉情况又变得复杂起来。

如果那天顾红在酒店见的是外经贸委的王涛,那他们应该是属于同学之间的偷个情,也许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就勾搭上了。

可这个王涛不是出国考察团的成员,那顾红带走那条丁字裤又怎么解释呢?

那天给顾红上午给顾红打电话的有三个人,分别是王涛,杜老师,邓总。

现在邓总已经被排除了,而杜老师应该就是杜秋谷,从他们两次通话的情况来看,白天应该没有见过面,剩下的最大嫌疑人还是这个王涛。

妈的,这个王涛只不过是外经贸委的一个小科长,连张君提到他的时候语气中都有点不屑,他凭什么诱惑自己的老婆?

难道他有潘安之貌、宋玉之才?操,哪天老子倒要见识见识。

心里虽然发狠,似乎已经认定王涛就是自己的情敌似的,但有一个疑团却一直在脑子里盘旋:顾红的同学王涛在国内,她为什么带着一条丁字裤出国呢?

李新年从来没有养过花花草草,自然对兰花也没有什么概念,只知道价格越高品种自然就越名贵。

花木市场里面有几家商户专门出售盆栽兰花,价格从几百到几万,甚至还有价格高达十几万的,这倒是让他开了眼界。

在市场转了一圈之后,李新年最后选了一盆两千元左右的兰花买下来,对于花木来说,这个价位既不能说便宜,也不能说贵,做为一般的礼物应该拿得出手了。

李新年一直都非常羡慕岳父顾百里的祖上留下的那栋四合院,幻想着今后自己也能拥有这么一栋。

在他看来,住四合院和住楼房有着天壤之别,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绝对不是把自己悬在水泥阁楼里所能比拟的。

当然,拥有这么一栋四合院也是身份的象征,起码证明祖上在这座城市里曾经拥有的地位。有一天他把自己的梦想告诉了顾红,结果就落了一个觊觎岳父财产的罪名。

然而,当李新年见到老中医潘凤家那栋古色古香的四合院的时候,马上就有了小巫见大巫的感觉。

首先,潘凤这栋四合院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可以说基本上属于宁安市南郊的风景区。

这里有山有水,周围生长着大片的毛竹林,除了鸟鸣,几乎听不见一点城市的喧嚣。

其次,这栋古色古香的四合院的占地面积也让顾百里的那一栋相形见绌,起码相差两三倍都不止。

再看看那扇气派的大门以及大门上雕梁画栋的牌楼,李新年觉得岳父的老宅子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栋普通的民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