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一点文学 > 其他类型 > 娇妻重生,薄爷溺宠入怀

娇妻重生,薄爷溺宠入怀

秦芯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先生。”“她呢?”“秦小姐回来之后就进房间了,没出来过。”听完季寻的汇报,薄锦辞迈开脚步上楼。二楼,薄锦辞盯着秦芯所在的房间一会,眸中有流光转动,但最后还是去了另一个房间,虽然他很想见她。但是,他更怕的是,她见到自己了,又会闹起来。

主角:薄锦辞秦芯   更新:2022-09-13 03: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薄锦辞秦芯的其他类型小说《娇妻重生,薄爷溺宠入怀》,由网络作家“秦芯”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先生。”“她呢?”“秦小姐回来之后就进房间了,没出来过。”听完季寻的汇报,薄锦辞迈开脚步上楼。二楼,薄锦辞盯着秦芯所在的房间一会,眸中有流光转动,但最后还是去了另一个房间,虽然他很想见她。但是,他更怕的是,她见到自己了,又会闹起来。

《娇妻重生,薄爷溺宠入怀》精彩片段

先生。”


“她呢?”


“秦小姐回来之后就进房间了,没出来过。”


听完季寻的汇报,薄锦辞迈开脚步上楼。


二楼,薄锦辞盯着秦芯所在的房间一会,眸中有流光转动,但最后还是去了另一个房间,虽然他很想见她。


但是,他更怕的是,她见到自己了,又会闹起来。


时间晚了,他想她能睡个好觉。


房间里,秦芯突然醒了过来,她拿起身边的手机一看,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薄锦辞回来了吗?


她顶着睡眼惺忪的面容打开房门,客厅还是亮堂堂的,她看到季寻走上来,赶紧问道:“季寻,薄锦辞回来了吗?”


季寻没想到秦芯这么晚还在等先生回来,虽觉得她想见先生要说的并不是什么好事,但仍回答道:“先生他已经回来了,现在在房间里。”


秦芯眼睛一亮,薄锦辞回来了,她终于能见到他了。


喜悦溢于言表,秦芯脸上浮上的笑容是季寻没见过的,以前秦小姐在这个家里从来没有笑容,在面对先生的时候更是脸色沉的要滴水,怎么今日变得这么奇怪呢。


季寻还想不通,而此时秦芯已经跑到薄锦辞的房间门口了。


秦芯到薄锦辞的门口,准备敲门的手突然停顿下来。


她突然这样,会不会吓到薄锦辞?


想到她以前对薄锦辞的态度,冰冷、疏离、厌恶。


要是现在她一把就上去抱他,会不会把他吓到了呀?


可是她真的好想见到他。


就在秦芯犹豫之时,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


秦芯猛地抬头,目光撞进男人古潭般沉静的眸子里。


男人刚刚沐浴过,此时身上穿着一身休闲舒适的睡衣,还没吹干的头发微微滴着水,但即使这样休闲的状态,男人身上也散发出生人勿近的疏离感。


或许是突然看到秦芯出现在自己房间门口,男人的原本沉寂的眸子划过不可思议。


但很快就被他压下去。


秦芯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想到临死前他对自己的保护,对自己满腔的爱意,突然眼眶一红,泪水落下,没了刚刚站在门口的犹豫,直接扑进男人的怀里,紧紧抱住他的腰身。


“薄锦辞,我好想你。”


怀里的少女用如此语气说想自己,薄锦辞颀长的身子突然僵了僵。


她为何如此古怪,抱了自己,还说想他。


想到她以前所有的反常行为,都是为了逃跑。


他眸光沉了沉。


“秦芯,你又在搞什么鬼,就算你这样,我也不会放你离开的。”


头顶,男人清冷的嗓音响起来,秦芯心脏一痛,是呀,她被薄锦辞带到这里之后,一直想方设法离开,她现在这样,一定让薄锦辞误以为她又有什么心思了。


“薄锦辞,对不起,我以后不会离开你了。”


秦芯知道自己现在没办法让薄锦辞相信自己的话,她能做到的,只有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向他证明,她是真的想留在他的身边。


说完,她贪恋的把头埋进男人的怀里,独属于男人的味道让她充满安全感,她低低啜泣,泪水将男人的胸前的衣服打湿一片。


薄锦辞僵着,并不清楚女孩所说的话代表什么意思,还有,她为什么哭。



可听到那句“我好想你”,“我不会离开你了”的话,他只觉得心口有什么在发胀。


芯芯,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是你说的不会离开我,那么我,永远都不会放你离开。


秦芯抱着薄锦辞,忽然间天旋地转一番,整个人已经被薄锦辞公主抱起来。


门被薄锦辞粗鲁的一脚踢开再关上,秦芯还反应不过来,人已经被薄锦辞放在柔软的大床上。


男人欺身而来,将她的双手钳制在头顶。


即使手臂的伤有些疼,她却觉得这才是真实的。


“薄锦辞…”


身下的女人娇滴滴的喊了自己一声,薄锦辞只觉得自己喉咙发紧,现在,他才发现女孩身上的睡衣从肩头滑下小半,大片白皙的肌肤暴露出来,明晃晃的,好似在勾、引他。


秦芯盯着薄锦辞,他目光里带的占有欲实在太强了。


若是前世的她,她一定会很讨厌这种感觉,觉得自己就像只猎物,被薄锦辞这个猎人盯上了,而她怎么逃都不会逃出他的手掌心。


可现在,她就喜欢这种感觉,喜欢男人满眼都是自己。


秦芯鼓起勇气仰头轻轻在男人的薄唇上啄了一下。


温凉柔软的唇轻触,薄锦辞一顿,眼底似乎是浓郁的散不开的欲色,他沉声说道:“秦芯,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秦芯稍稍歪着头,露出甜美一笑,“我知道呀。”


话落,身上的影子压了下来,随后直接夺走她所有呼吸。


房间里是两人亲密的声音。


秦芯勾着薄锦辞的脖子,回应他激烈又似乎带着惩罚的吻,不知怎么的,秦芯心里有些发酸,如此真实的触感跟温度,她是真的回来了,抱到了这个愧对的男人。


眼角悄然流下一滴泪。


此时情动浓时的薄锦辞突然触碰到女孩眼角的泪水,他忽然一怔,停下动作,漠然的开口,“既然你这么不愿意,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


他抽身离开,秦芯着急得从背后抱住他。


“我没有不愿意,我只是…只是太高兴了。”


高兴能抱到你,高兴还能拥有你的宠爱。


高兴这一世,我能有机会好好爱你。


“呵…,你高兴什么,秦芯,耍我很好玩吗!”


薄锦辞冷着声音,刚刚女孩的泪水,将他的心刺痛了。


她真如此讨厌自己吗。


薄锦辞挣脱开秦芯环住他腰间的手,大步离开。


望着男人离开的背影,秦芯觉得自己又做错事了,为什么要流泪,为什么让薄锦辞误会。


她想追上去,但想了想,薄锦辞此时应该不想见到她吧。


秦芯只能歇下心思。


她得想想办法,让薄锦辞对她放松警惕,让他明白,自己是真的想留在他的身边,不是说说而已。


一夜,漫长的过去。


第二日清晨,厨房里传来乒乓作响的声音。


许妈担忧的看了一眼秦芯,“秦小姐,您想吃什么就让厨师做吧,您这样会弄伤自己的。”


只见秦芯此时拿着菜刀准备去砍眼前的乌鸡,但少女的神情显然的是无措跟害怕的。


秦看着眼前的乌鸡,蹙眉开口,“不行,我想亲手给阿辞煲汤。”


“可您这样…好像也没办法煲汤呀。”


手里的菜刀已经在她手里僵持许久了,许妈知道秦芯本就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这种厨房的事情她又怎么会做呢。


许妈看着秦芯,从昨天开始秦小姐就很反常,对她态度好了不说,今天早上还一大早起来要给先生做早餐,好生奇怪。


相比之前,秦小姐此时的态度跟行为好了不少,可许妈却怕她是装的,虽说不知道为什么先生对秦小姐这么执着,即使秦小姐哭着闹着威胁着先生要离开,但先生却执意不愿放手,一心要宠着她,绑着也要将秦小姐留在身边。


若是秦小姐现在想通了,知道先生才是对她最好的人那就皆大欢喜了,先生也算是她从小看到大的,之前被秦小姐那么折腾,她很心疼。


一旁,秦芯此时面色纠结的看着案板上的乌鸡,手里的菜刀怎么也砍不下去,最终只能放弃。


秦芯看向许妈,“许妈,你知道阿辞喜欢吃什么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