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一点文学 > 现代都市 > 她靠算命称霸豪门长篇小说阅读

她靠算命称霸豪门长篇小说阅读

易升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她靠算命称霸豪门》,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宝儿秦北也,故事精彩剧情为:”鹿宝儿嗤笑:“你不觉得,自己又是另一个高老太太吗?”尚秋荷顿时浑身一震,这才醒悟过来。可不是嘛,高老太太太过宠溺儿子,以至于酿成了悲剧。她若再这样执迷不悟,不是帮儿子,而是害了他。她僵硬的站起身,对高律叮嘱道:“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学你爸,将来若有了媳妇,定要好好疼爱。”“妈!”一道阴冷的月光罩下来,鹿......

主角:宝儿秦北也   更新:2024-01-24 01: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宝儿秦北也的现代都市小说《她靠算命称霸豪门长篇小说阅读》,由网络作家“易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她靠算命称霸豪门》,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宝儿秦北也,故事精彩剧情为:”鹿宝儿嗤笑:“你不觉得,自己又是另一个高老太太吗?”尚秋荷顿时浑身一震,这才醒悟过来。可不是嘛,高老太太太过宠溺儿子,以至于酿成了悲剧。她若再这样执迷不悟,不是帮儿子,而是害了他。她僵硬的站起身,对高律叮嘱道:“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学你爸,将来若有了媳妇,定要好好疼爱。”“妈!”一道阴冷的月光罩下来,鹿......

《她靠算命称霸豪门长篇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秦北也偏头,只留给鹿宝儿一个冷酷绝美的侧颜,“我又没打算娶你,别想多了。”

鹿宝儿:……

她愣愣地张了张嘴,小脸蛋一阵燥热。

他会不会觉得她孟浪了。

失算了!

秦北也……也太难撩了。

她得加把劲才行。

就在这时候,高老太太突然上前跪在她面前,祈求道:“鹿姑娘,你赶快将她收走,打得她灰飞烟灭,省得她再跑出来害人。我儿子就是被她害的,如今在精神病院,神经失常,整日说胡话,医生说照这样下去,他没几天好活,求求你帮帮我们。”

鹿宝儿挑眉,眸光立即凌厉了几分道:“你说把谁打得灰飞烟灭?”

老太太指着还在拼死挣扎的女人,被鹿宝儿冷厉的眼神吓得不敢说话了。

尚秋荷纵然有错,可她也是受害者,说到底都是高人善品行不端,先做错事才有后来这些报应,这结局不过是他咎由自取罢了。

尚秋荷如今死了,她若是赶尽杀绝,会无端的给自己增添业障。

高律站在母亲面前,哭得悲痛万分,“妈,你放心,你的仇我会帮你报。你别再这样了,照这样下去,你会魂飞魄散。”

失控的女人终于安静下来,将目光投向鹿宝儿。

鹿宝儿上前看着尚秋荷缓缓开口,“你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留下来,害人害己。只要你愿意化了这仇恨,我便送你离开。”

女人双眼滴血,畅快地大笑出声,“杀我之人,如今消瘦如柴,神志不清,命不久矣,我也算报了仇。而两个麻木不仁的家伙,想来也命不久矣。只是可怜了我儿子,你说高家即将落寞,他该如何是好,我终究是放不下心来。”

“人各有命!”鹿宝儿悲凉地叹了口气。

高律跪在母亲面前,鼻涕横流道:“妈,我已经是大人了,我能照顾好自己。你不用为我担心,就算是高家倒了,我还有一身学问,定能养活自己。”

尚秋荷泪流满面,望着儿子年轻的脸,她渐渐从暴躁中恢复安静。

她跌坐在地上,脸颊如涂了面粉般发白,伸手想要抚摸儿子的脸,却始终隔着烫人的金光。

她跪下,朝鹿宝儿的方向磕了个头道:“我且信你一次,善恶终究都有报。我走,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希望你能帮我照看儿子。”

“他已经成年,你让我一个外人,且比他还小的人照顾他?”鹿宝儿嗤笑:“你不觉得,自己又是另一个高老太太吗?”

尚秋荷顿时浑身一震,这才醒悟过来。

可不是嘛,高老太太太过宠溺儿子,以至于酿成了悲剧。

她若再这样执迷不悟,不是帮儿子,而是害了他。

她僵硬的站起身,对高律叮嘱道:“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学你爸,将来若有了媳妇,定要好好疼爱。”

“妈!”

一道阴冷的月光罩下来,鹿宝儿立即撤掉纸符,尚秋荷的灵魂化为烟雾消失不见。

身后别墅里恶臭阵阵,鹿宝儿看向高老太太道:“尚秋荷已经送走了,我也该回去了。”

高老太太却突然站起身,上前拦住了鹿宝儿的去路,“你不准走,你说我高家气数将尽,有什么依据?”

鹿宝儿皱眉道:“我观你们面相,是不能长久富贵的人。怎么,要我说话骗你们才行?”

“既然鹿姑娘有本事收了尚秋荷,那就给我们指点一些化解之法,不管多少钱,我都出的起。”老太太态度强势,没了刚才低眉顺眼的样子。

鹿宝儿笑了,“别说我没有化解之法,就算是有,我也不会为你们这种人拿出来。我话放在这里,十五天内,高家必会破产,没有补救之法。”

鹿宝儿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别墅,道:“还有,你高家一个月内必然有杀身之祸,而你们夫妻,会受尽折磨而死。”

老太太一听,命都要没了,她还怕什么。

她大手一挥,门口涌进十几个彪形大汉,这些都是她最近请的保镖,一直在门外守着。

她看向鹿宝儿,满脸阴狠道:“姑娘,你若是好好帮我,我会让你荣华富贵享用不尽。若是你今日对我置之不理,那我只能用强,把你留下来,得罪了!”

陆长卿能让高家短短六年,身价翻了一百倍。

鹿宝儿这种术士,自然也有本事,让他们高家一直屹立不倒。

鹿宝儿第一次被人刷新了三观。

她帮了她们,不感谢就算了,竟然倒打一耙。

秦北也站在鹿宝儿身边,月光下他冷傲的眼神满是邪佞,似是对这种事情似是习以为常,浑身上下都透着几分慵懒。

他越是这样,越是给人一种窒息的危险感。

眼看着要打起来,高律上前,望着爷爷奶奶,闭上眼咬牙道:“奶奶,你这样做只会适得其反。鹿姑娘已经帮了我们很多,是父亲做错了事情,他应该受到惩罚。高家不会破产,有我在,我也不允许公司轻易没了。”

“糊涂!”高老太太吼道:“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把少爷给我带走,这里不需要他。”

高律刚想狡辩,被人从后面一棒子给打晕了。

鹿宝儿往秦北也身边靠了靠。

秦北也以为她怕了,悄然握住她的手,用力的捏了捏仿佛在说,“别怕有我!”

鹿宝儿抿了抿唇,嘴角笑意稍纵即逝,又悄悄往秦北也身后躲了躲。

他的背很宽,冷酷的肃杀之气散开,夜跟着冷了几分。

高老太太下定了决心,要扣下鹿宝儿,她一声令下,“给我抓住这两个人。”

保镖们蜂拥而上,秦北也握拳挥出去,一拳将一人的门牙打掉,同时抓住另一个人的手腕,用力一折,就听耳边全是惨叫声。

鹿宝儿站在他身后,一身长衫摇曳生姿,清丽的容颜从容不迫。一阵凉风吹过,一股淡淡的茶香缭绕在她鼻尖,仿佛会勾魂摄魄,让她悄然红了脸。

高老太太皱眉,见秦北也以一敌十,还应付的游刃有余,顿时面露难看。

她看向身旁的老头子。

高志鹏再三犹豫,还是慢慢从怀里掏出了一把黑色手枪。


她朝刘志国招手,让他在自己对面坐下,细细端详他几眼后,又看了看他的手,便开口道:“晚年得名得利,虽然有钱财,却容易被消耗,并无过多积蓄。好在兄弟和睦,夫妻感情深厚,儿孙健康。”

刘志国听后,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是是是!”

其他人却不这么认为,甚至觉得鹿宝儿装腔作势,说得虽然都对,但知道他身份家庭的人,很容易讲出这些话。

下一秒,鹿宝儿话锋一转,面色随即严肃起来,道:“面耳发黑,气色蒙灰,元气衰竭,乃是阳寿将尽之兆。”

吓!

这丫头好狠,竟然当着别人的面说人快要死了。

刘志国也吓出一身冷汗,嘴唇发白,好半天似是连呼吸都忘记了。

鹿宝儿神色如常,低头拿起桌子上的茶水,优雅地小抿一口。

等了片刻,刘志国呆滞地眼神逐渐聚光。

他面露青灰色,望着鹿宝儿声音酸涩道:“可有补救之法。”

鹿宝儿淡定地放下茶杯道:“没有,命数尽,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

刘志国动了动发白的唇角,好半天才出声道:“我想知道,我死后家庭运势。”

鹿宝儿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桶竹签,道:“随便抽一支,你应该懂的。”

众人见刘志国额头都出汗了,细密的汗珠,顺着他肥胖的耳朵滑入颈脖里。

他双手颤抖地抽出一支签。

签上有一个光字,和一个孤字。

“儿子败光家业,无心孝道,妻子孤独终老。”鹿宝儿放下竹签,收起竹筒,面色微冷道:“我算完了,你说过,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我要你捐献一半家财做善事,你可做得到?”

刘志国咬牙,闭上眼,不死心道:“我说话算话,你的要求,我能做到,但求鹿姑娘高抬贵手帮帮我。”

鹿宝儿神色淡定道:“寿命之事,我帮不了你。你年轻时做过有损阴德之事,阳寿受影响,我也无能为力。但可以帮你们改风水,保你子孙衣食无忧,妻子安享晚年。”

“谢谢鹿姑娘大恩大德。”刘志国站起身又要跪。

鹿宝儿却抬手压住了他的肩膀,道:“今晚你回去履行承诺,明日中午,派人到秦春园接我。”

“好好好!”

鹿宝儿站起身对一旁看戏的老板,以及众人,微微颔首。

老板这才反应过来,将两个锦盒和一张银行卡交给鹿宝儿,道:“一百张连号纸币,按照市价,一张五千块,一百张是五十万,因为保存完好,专家给出整套60万的价格。钱在卡里,您可以查看后再走。”

“不用了。”鹿宝儿接过东西,道:“记得明天早上拿钱来取另外两件东西,别错过了时间。”

老板立即点头,知道她中午约了刘志国。

从古宝斋出来。

鹿宝儿看向秦北也,道:“你过来寻我是有事吗?”

秦北也挑了下眉,漫不经心道:“人生地不熟,怕你受人欺负。”

鹿宝儿不傻,秦北也的态度,怎么看都不是真心的。

想到奶奶,一切都解释的通。

她站定,冲着秦北也微微弯腰,道:“秦先生,我还有事,也不方便叫上您一起。”

她温柔清雅,有种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

司机站在旁边,大气不敢喘,这恐怕是第一个敢拒绝秦北也的人。

原以为她会惹怒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却不想秦北也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道:“我去找朋友喝茶,你好了叫我。”

秦北也转身从电梯上了商城六楼。

六楼空间很大,玻璃隔音效果俱佳,踏进走廊便听不到外面的嘈杂声。

在秘书的带领下,来到一扇紧闭的防盗门前。

“秦先生,白总在里面。”秘书打开门。

秦北也抬步进去。

白逸看到他来,立即乐呵呵地上前道:“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听说你中午来找我了?”秦北也在沙发上坐下,助理立即将泡好的茶端上。

白逸笑道:“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老爷子要从国外撤回来了。他乘坐的航班我不放心,想请你帮个忙,把你的私人飞机借来用一下。”

白家乃文臣政客,历经三代总统更迭,白老爷子为国家争取过无数利益,同时他也得罪过非常多的人,甚至有恐怖组织扬言要公然刺杀他。

秦北也揉了揉泛红的眼尾,道:“上面没有派人接?”

“没有,我哥受伤,还在养伤中,排挤他的人在背地里搞小动作,所以我才觉得爷爷回国路上肯定不会太平。”白逸面露担忧。

秦北也把头靠在沙发上,整个人懒洋洋地陷进了柔软的沙发中,细看不难看出,他眼白上有许多红血丝。

“飞机停了好久未动,需要细细检查一遍,这事不能让别人知晓,我会让人安排。你要出发的时候再过去,别让人有机可乘。”秦北也合上眼皮,眼底的燥郁也被全部遮住。

白逸看着他的样子,有些担心道:“又是多久没睡了?”

“三天而已,我眯一会儿,帮我看着楼下那位。”秦北也话落,拿过一旁的书盖住脸,很快便传出均匀地呼吸声。

白逸张了张嘴,本来还想说,出发前找鹿宝儿算一卦。

现在看来,这事还是等稍后再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