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一点文学 > 现代都市 > 精品篇劫后,余生

精品篇劫后,余生

续写春秋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方旭顾瑶是《劫后,余生》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续写春秋”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目的是什么,难道我名下还有什么财产是她看重的?还是另有原因?我怎么想都琢磨不透。说真的,我也没心思去琢磨这些,我现在都寄人篱下的生活呢,还有心思琢磨跟别人走的前妻贪图我什么?我又真的有什么是值得她贪图的么?找了个路边的小面馆吃了一份米线,这个下午又闲下来了,人真的是一个奇怪的动物,前几年公司业绩好的时候,每天都忙的焦头烂额,渴望休息。现在可以休息了,又会莫名的心慌。......

主角:方旭顾瑶   更新:2024-07-10 22: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旭顾瑶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篇劫后,余生》,由网络作家“续写春秋”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方旭顾瑶是《劫后,余生》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续写春秋”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目的是什么,难道我名下还有什么财产是她看重的?还是另有原因?我怎么想都琢磨不透。说真的,我也没心思去琢磨这些,我现在都寄人篱下的生活呢,还有心思琢磨跟别人走的前妻贪图我什么?我又真的有什么是值得她贪图的么?找了个路边的小面馆吃了一份米线,这个下午又闲下来了,人真的是一个奇怪的动物,前几年公司业绩好的时候,每天都忙的焦头烂额,渴望休息。现在可以休息了,又会莫名的心慌。......

《精品篇劫后,余生》精彩片段


“就是!这种男人出门被车撞死都活该,你不应该为了他难过。”

“你他妈的也算个男人?自己老婆怀孕你离婚,人家求你你还视而不见?你还有没有良心?”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你们别拦着我,我要报警!”

“服务员我要你们店的监控录像,去网上曝光这个人渣。”

“……”

一群不明是非的吃瓜群众吵的人心烦,这顿饭是没法吃了,我起身对杨曼说道:“离婚协议书是你写的,房子车都归你,让我净身出户,我忍了!从民政局出来你也上了别的男人的车,跟着人家去泰国度假,我也忍了,但是你也必须给我意识到,从你跟那个男人走的一刻起,我们就不可能回到从前了。”

周围的一群人顿时不吭气了,一个个目瞪口呆这看着这边。

我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放在桌面,对杨曼说道:“我点的蛋炒饭钱我自己付,不需要你可怜我。”说完,我转身就走。

杨曼在我身后大声叫住了我,哭着问道:“究竟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你知道我有多想要这个孩子。”

我背对着杨曼冷笑道:“入戏太深了,省省吧!”

这顿饭没吃成,倒是惹了一肚子的气,我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杨曼还跟我打苦情牌,这也让我开始怀疑杨曼着急和我复婚的真正目的是什么,难道我名下还有什么财产是她看重的?还是另有原因?我怎么想都琢磨不透。

说真的,我也没心思去琢磨这些,我现在都寄人篱下的生活呢,还有心思琢磨跟别人走的前妻贪图我什么?我又真的有什么是值得她贪图的么?

找了个路边的小面馆吃了一份米线,这个下午又闲下来了,人真的是一个奇怪的动物,前几年公司业绩好的时候,每天都忙的焦头烂额,渴望休息。现在可以休息了,又会莫名的心慌。

下午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了几个小时,总觉得此时的自己更像是一具行尸走肉,自己的生活一团糟,需要钱,却又没有什么赚钱的渠道,自以为是的感觉自己在所擅长的领域是一个佼佼者,但事实上,屁都不是。

下午四点,离开公园回到了家,今天是周末,桃子整整在家窝了一整天。我回来的时候,她还穿着居家服连妆都没画。但是这并不影响桃子的颜值,她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邻家女孩”的真实。

进门口,桃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招呼我过去吃水果。

我来到桃子身边坐下,接过她递给我的桃子开玩笑说道:“桃子?你这是把自己给我了么?”

桃子偷偷的看了我一眼,无限暧昧的说道:“我也想把自己给你啊,可是你不要。”

我忽然发现话题聊的有点暧昧,急忙转移话题并且带有暗示性的对桃子说道:“给我几天时间,等我缓一缓,有合适的房子我就去找个。”

“哎呀!”桃子大叫道:“你真是开不起玩笑,我又没说要赖上你的意思,你至于逃跑么?”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好像自己的确是表现的太敏感了,再次转移话题问道:“你昨晚怎么睡那么晚?都三点多了,你卧室的灯还亮着。”

“噢,对了!”桃子突然想起来什么,拿起手机对我说道:“有件事我和你说一下啊,我没想到能有这么大的反响,本以为只是自娱自乐。”


我惆怅的抽着烟,对吕胜说道:“从六库到这里沿途经过了几个乡村,我估算了一下,最近的一个村子距离这里应该是二十多公里,如果明天中午还不见救援的人过来,我就徒步去20公里外的村子找点吃的带回来,绝对不能让你们饿死在这里的。”

吕胜惊讶的问道:“徒步二十公里?再走回来?往返四十公里?这得走多久啊?”

“成人的徒步时速大概是4公里每小时,二十公里差不多是五个小时左右。往返大概十个小时,中午出发的话,走的快一些,差不多晚上七八点能回到这里。”

吕胜丢掉手里的烟,下足了决心说道:“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徒步找吃的。”

“不行!”我分析说道:“你得留在这里保护几个女孩子,咱们俩都去找吃的,我不放心!在外面凡是都小心一点绝对没坏处。”

听我这么一说,吕胜才反应过来,对我说道:“旭哥,要不这样吧,今晚你和淼淼躺在后备箱睡吧,我坐在主驾驶的位置上休息,明天你可能要徒步那么远的路去找吃的,保证休息至关重要。”

我怎么可能和孙淼躺在后备箱一起睡呢?虽然吕胜是好意,他也不会多想,但是我不能这么干!我很委婉的回绝了吕胜,让他好好休息,一切都等明天再说。

我和吕胜抽完烟走回陆巡边,顾瑶把一桶泡面拿给我,对我说道:“里面还剩了一点,我又添了一点开水进来,你勉强吃一口吧。”

这一刻我挺感动的,也没有跟顾瑶客气,其实里面也只有一口泡面而已,不过能喝点汤也很舒服了。当然,这些我也没有独享,还分给了一半给吕胜。

夜幕降临,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有了前一晚的经验,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蜷缩在奥迪Q5的主驾驶上,暗自祈祷不要再下雨了。

雨季的丙察察真的是太可怕了,每年都能看到关于丙察察塌方或者是山体滑坡的新闻,却从未放在心上,这是被自己亲自赶上了,才意识到大自然的威力恐怖到让人窒息。

肚子饿的咕咕叫,兜里有巧克力、士力架还有几包坚果,但是我强忍着一点都没吃。

凌晨三点多被饿醒,找了一瓶矿泉水喝下去,传说中的“水饱”也不过如此吧。

对于外界而言,我们已经失联超过48小时了,不知道这段时间杨曼又找没找过我,亦或者她会认为我是故意躲着她吧,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车外,我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在靠近Q5,当时的我瞬间睡意全无,Q5中控台边就放着我买的工兵铲,工兵铲分好几段,是可以拆分的。在靠近尾部这一截是把匕首,当时我也都想好了,如果对方真的威胁到我们的安危了,那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也只能是拼一把了。

随后,我听到了外面两个汉兰达男人的撒尿声,我在车内小心翼翼的转头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原来这俩孙子正站在左前轮的地方撒尿,尿全都撒在了Q5的车轮上。两个人还在小声聊着天。

A:你还真别说,陆巡车里的有个妹纸真漂亮。

B:你说的是不是那个穿着粉色冲锋衣的那个女孩?

A:除了这个,另外两个还能看?咱们车四个光棍老爷们,我看这四个妹纸分给咱正好。

B: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想这些?

A:想都不让想了?不行!等天亮我得要个妹纸的联系方式,说不定能有什么发展呢。

这两个老表撒完尿提着裤子又往回走了,他们刚刚议论的女孩就是顾瑶。顾瑶是那种任谁看上一眼都会过目不忘的女孩,谁让人家长得漂亮气质又好呢?

我握着工兵铲的手心都出汗了,看来只是虚惊一场。同时我又在心里把这两个王八蛋的全家人问候了一遍,撒个尿就不能去路边随便找个地方?非得往人家车轮上撒?谁惯得这臭毛病呢?

被困第三天清晨,所有人都很疲惫,似乎是躺在车里不活动,才是最好的保存体力的方式,饿着肚子谁都不想动,一直熬到了八点半,阳光毫不吝啬的铺洒下来,我这才推开车门下了车。

第一件事还是去前面的奔驰车边查看,司机大哥已经把昨天的压缩饼干都吃掉了,但是气色明显不如昨天。他睁开眼睛看着我,嘴巴一张一合的轻声问道:“今天……会有救援的人……来么?”

我点头,鼓励他说道:“会的,一定会的,再坚持一下。”

他满怀期待的看着我,喃喃自语道:“希望救援的人早点来吧。”

我看了一眼副驾驶的方向,他死去的妻子还在那里,只不过身体已经被我用一件白色的大衣盖了起来,这也算是对死者的尊重吧。

我从兜里拿出一条士力架,交给司机大哥说道:“这个东西你先吃了补充点糖分,一会儿我再给你烧点热水过来。”

司机大哥感动的点头,他看着问道:“兄弟,咱们萍水相逢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我苦笑道:“谁让咱赶上这事了呢?能帮就帮一把吧。”

司机大哥眼里瞬间噙满了泪,对我说道:“如果我能活着出去,我一定不会忘了你。”

就在这时,李思娇的声音突然从车尾的方向传来,她尖叫着说道:“好啊,你竟然还有吃的,我们不见的几包坚果是不是被你偷吃了?”

小说《劫后,余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午餐之后,我把自己的行李箱当成凳子坐在了上面,面前是已经被泥浆浸泡过的服务器,盯着这些已经废掉的服务器,心里各种难受。

顾瑶来到我面前蹲下来问道:“这些服务器你带到拉萨能卖多少钱?”

我随口笑着问道:“怎么?你要补偿我的损失吗?”

顾瑶很认真的点头说道:“是的,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这些服务器的损失算我的,我补给你。”

我点燃一根烟,微笑看着顾瑶说道:“这钱我肯定不能让你补给我的,那天晚上我既然决定把服务器放在地上腾空间给你们,就应该意识到潜在的危险,你不是说过了嘛,我们成年人都应该有为自己行为负责的能力。”

“可是你的服务器是为了我们才被泥水泡了的。”

“那也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你们无关。”

顾瑶听后,便没有再继续和我说要赔偿我的事。她把目光投向了远方,独龙江峡谷对面又是绵延起伏的高山,丙察察这条路我们连丙中洛都没走到就要打道回府了,听起来很讽刺,或许这就是丙察察的魅力所在吧。

午后,吕胜拿着扑克过来找我和顾瑶,大家闲着无聊,玩起了“斗牛”,或许是因为看到了救援队的原因,彼此的心情都比前两天轻松了不少,唯一喜怒不形于色的也只有顾瑶了。

她应该是本次旅行中最难受的一个,李思娇是她的闺蜜,她跟乔丽也不是很熟。李思娇跟吕胜算是彻底闹翻了,夹在其中的顾瑶有些尴尬,她替李思娇向吕胜道歉说道:“娇娇性格不好,给你们添麻烦了。”

吕胜和我的反应差不多,对顾瑶说道:“这事跟你真没关系,你可别代替她道歉什么的。我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我不如旭哥那么沉稳,遇事还是容易冲动,还打了她一巴掌,事后想想挺不应该的。”

孙淼责备吕胜说道:“你这种好冲动的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啊?你学学旭哥不行么?”

我苦笑说道:“别学我了!我倒是很羡慕吕胜的率性,经历的人和事多了,受的委屈多了,你自然就会变的‘沉稳’了。”

吕胜好奇的问道:“旭哥,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回忆曾经?我情不自禁的掏出烟叼在了嘴里,点燃之后悠悠的说道:“我大学时候是计算机专业的,酷爱写程序,就是大家口中的‘程序猿’,毕业作品是设计了一套酒店的管理程序,卖掉赚了第一桶金,带着几个同学筹办了一家网络公司,一路顺风顺水,也算是小有成就。”

说到这,我忍不住轻叹,抽了口烟继续说道:“前几年国内金融危机,我的公司破产了,到今年已经是经营不下去,合伙人一个个撤资离去,写字楼的铺租交不起,最后变卖了所有的办公用品,这12台服务器放在网上被拉萨的一家公司预定了,要求我送过去,没成想现在变成了这样。算了!一切重头开始吧。”

吕胜听的入迷,她身边的孙淼更是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我,安慰我说道:“男人就是要经历一番浮沉,否则永远都成长不起来。”

顾瑶微笑着对孙淼说道:“可是有些人倒下去一次就再也爬不起来了,不是谁都能有勇气去扛起这一切的。都说由俭入奢容易,由奢入俭难啊。”

我苦笑着说道:“那是没有被逼到一定程度,就像现在的我,想要再次由俭入奢都没这条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