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一点文学 > 现代都市 > 人在大明当皇孙,满朝文武都怕了畅销书籍

人在大明当皇孙,满朝文武都怕了畅销书籍

河套大圣爷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人在大明当皇孙,满朝文武都怕了》是作者“河套大圣爷”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朱元璋朱雄英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又不敢挣脱。………“大孙儿,你怎么看皇陵案这件事。”朱元璋坐在桌案边,看着朱雄英为自己奉茶,几次想伸手帮忙,但是朱元璋却惊讶的发现,朱雄英与视力正常的人无异,总是能精巧的避过障碍物,而且,什么东西在什么位置,他都一清二楚!只见,朱雄英不紧不慢的帮朱元璋倒好茶,两只手捧给朱元璋,......

主角:朱元璋朱雄英   更新:2024-02-12 22: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朱元璋朱雄英的现代都市小说《人在大明当皇孙,满朝文武都怕了畅销书籍》,由网络作家“河套大圣爷”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人在大明当皇孙,满朝文武都怕了》是作者“河套大圣爷”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朱元璋朱雄英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又不敢挣脱。………“大孙儿,你怎么看皇陵案这件事。”朱元璋坐在桌案边,看着朱雄英为自己奉茶,几次想伸手帮忙,但是朱元璋却惊讶的发现,朱雄英与视力正常的人无异,总是能精巧的避过障碍物,而且,什么东西在什么位置,他都一清二楚!只见,朱雄英不紧不慢的帮朱元璋倒好茶,两只手捧给朱元璋,......

《人在大明当皇孙,满朝文武都怕了畅销书籍》精彩片段


“娘!!!!”

一声极其凄惨的哭喊声在贤淑宫响起,

听起来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一听到朱允炆的声音,在宫中等待许久的吕氏,三步并两步的快步走出贤淑宫,

“这!”

眼前的一幕,让吕氏面容大惊,

只见朱允炆的脑袋肿得就像猪头一样,两只眼睛都被挤的看不见一丝了,

“你这是让蜜蜂蛰了?!”

吕后把朱允炆抱在怀里,心疼的问道。

这一细看,更是心惊!

简直就是不忍直视!

“哇!!!!”

被吕氏这么一问,朱允炆再也绷不住了,

内心的委屈瞬间冲上了鼻子,竟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什么?!快说!”

吕氏急得很,她很想知道,今天的结果到底如何!

见朱允炆完全听不进自己说话,吕氏左右看了看,

发现后宫的妃子,和一众侍女太监都聚了过来,

吕氏咬咬牙,直接把朱允炆抱起,

连忙闪进贤淑宫内。

朱允炆足足哭了半个时辰,这才哭声渐缓,

吕氏见朱允炆终于稳定住情绪,细声问道,

“宝贝,到底怎么了?今天你见皇爷爷到底发生什么了?”

朱允炆抽泣道,

“这是爹爹打得!”

“你爹打得?!”

吕后闻言猛地瞪大杏眼,下意识伸出手碰了碰朱允炆的脸蛋,

朱允炆立马嘶哈一声,吃痛的躲开,

吕氏的手指僵在半空,心中更惊!

竟然是朱标把朱允炆打成这样的?!

要知道,朱标自小温文尔雅,鲜少与人发生口角,

更不要提撸袖子打人了!

闻所未闻!

朱允炆自出生以来,朱标从来没动过朱允炆一根手指头,

不光是朱允炆,

朱雄英、朱允熥,朱标都没打过!

这在长辈用鞋底子说话的朱家,简直就是个异类!

可今日,朱标竟然能把朱允炆打成这样,可见朱标已经气到了极点!

吕氏不由心中一凛,对自己做出的判断心里也没底了!

莫非,这一步棋是我走错了?

吕氏手脚冰凉,强行压下恐惧,两只手死死抓住朱允炆的肩膀,

问道,

“你皇爷爷是怎么说的?!开心还是生气?!”

朱允炆察觉到吕氏情绪的起伏,小心翼翼的说道,

“皇爷爷并没有表现出开不开心,他…他只是说…”

“说什么?!”

“皇爷爷说,说我像他。”

朱允炆使劲回忆,最后说出这么一句话,

其实朱元璋说得是,

“朱允炆不过四五岁,比咱杀气还大呢!”

可朱允炆年龄还小,又没有玲珑七窍,哪里听得出朱元璋是在阴阳怪气,

但是朱允炆又不能直接说,

皇爷爷说他不如孩儿,便折中了一下,

自己像皇爷爷,

吕氏闻言猛地站起,激动地问道,

“此话当真?!你没记错?!”

朱允炆重重点了点头,

吕氏如释重负,长舒了一口气,眼中有着压抑不住的狂喜!

这步险棋,自己算是走对了!!!

陛下说朱允炆像他,

这什么意思,吕氏还能听不明白吗?!

这是朱允炆把陛下给哄好了啊!

这是朱允炆说到陛下心坎里了啊!

再一想,皇陵案中朱元璋与朱标势同水火,

若不是朱允炆中了陛下的缘法,朱标能气成这样吗?!

这么一想,全通了啊!!!

吕氏忽然觉得一切都无比合理,

她把自己说服了!!!

“娘…娘亲…”

“怎么了?宝贝?”

“孩儿惹爹爹这么生气,孩儿害怕…”

看着可怜兮兮的朱允炆,吕氏确是心情极好,

与未来的皇位相比,这点皮肉之苦算什么?!

吕氏眼睛一转,看向朱允炆认真道,

“宝贝,他终归是你爹,等你爹爹消气就好了!

现在你听娘的,去跪在朱家祠堂外,跪一晚上!

不仅要跪,还要在祠堂外再抄一晚上孝经!

你爹明早看见你,定然心疼的很,就不忍心生你的气了!”

朱允炆一听彻底懵了,

自己这脸上都肿得没知觉了,娘亲还让自己去祠堂外跪一晚上?!

跪一晚上也就算了,还要抄一晚上孝经?!

就算朱允炆再听话,此刻也不由迟疑了起来,

见朱允炆迟疑的模样,吕氏继续说道,

“孩子啊!不过是一时皮肉之苦!

等你当上皇帝,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太学那些皇子,平时不是看不上你嘛?!

尤其是那个叫朱权的,老是找你麻烦!

等你当了皇帝以后,想怎么收拾他们就怎么收拾他们!

整个天下,都得听你的!”

一听到以后坐上皇位,想怎么收拾这些叔叔辈的皇子都可以,

一时间,朱允炆也是两眼冒出火焰,

“娘!孩儿去!”

“这就对了!不愧是我的孩子!”

吕氏捧着朱允炆的“猪头”重重亲了一下,疼得朱允炆是呲牙咧嘴,

又不敢挣脱。

………

“大孙儿,你怎么看皇陵案这件事。”

朱元璋坐在桌案边,看着朱雄英为自己奉茶,

几次想伸手帮忙,但是朱元璋却惊讶的发现,朱雄英与视力正常的人无异,

总是能精巧的避过障碍物,

而且,什么东西在什么位置,他都一清二楚!

只见,朱雄英不紧不慢的帮朱元璋倒好茶,两只手捧给朱元璋,

看起来可爱极了,

“爷爷,喝茶!”

“唉!”

朱元璋笑得满脸褶子,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好!好香的茶!”

朱雄英惊道,

“爷爷,茶还烫呢!”

朱雄英这么一说,朱元璋才觉得舌尖一阵发麻,

但还是强起笑脸,说道,

“烫啥烫!咱觉得刚好!”

朱雄英无奈摇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爷爷,你真能骗人。”

朱元璋闻言一愣,随后大笑,把朱雄英抱在腿上,

刮了下朱雄英的鼻子笑道,

“爷爷骗谁也不会骗你的!”

朱雄英极其童真的笑了起来,他与寻常人笑起来不一样,

一笑起来,他整个五官仿佛都在跟着笑,让看得人不禁就跟着开心起来,

朱元璋心中暗道,

咱孙儿的笑,咱是百看不厌!

朱雄英顿了顿,开口回答道,

“孙儿觉得,爷爷此举,是想要敲打文官。”

“哦?”

闻言,朱雄英能明显感觉到,

朱元璋的整个身体都收紧了一下!

显然老朱对朱雄英所说的话,完全没有想到!

“爷爷,孙儿知道,在皇陵中当差的各级官员,

大多是朝官的荫亲,还大多是文官的荫亲。

自胡惟庸案后,文官势力不弱反强,

爷爷的大兴科举、屡制法典都给了文官集团崛起的温床。

而相比之下,武官则是被文官死死压制着。

没有战争,他们便没有立军功的机会,

况且这些武将随爷爷打仗,都是出身草莽,没什么文化,

让他们处理政事,他们也处理不明白。

只会越来越式微。

爷爷既想钳制武官,不想让他们手上有太多兵权,

又不想让文官太过压制武官,

所以才以皇陵案借题发挥,来敲打文官。

嘿嘿,但是这群文官怎么都想不到,

就连皇陵案的局都是爷爷做的!”

闻言,朱元璋沉默良久,

看向朱雄英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看得朱雄英浑身发毛,

朱雄英喏喏开口道,

“爷…爷爷,孙儿说错了吗?”

朱元璋摇摇头,面无表情,看向朱雄英认真说道,

“孙儿,你和爷爷说说,这些话是谁教你的?”

不怪朱元璋突然如此警觉,

朱雄英所说的话哪像是一个八岁的孩童能说出来的啊?

莫说是朱允炆,恐怕就连朱标都一时想不到这一层!

屁股的位置,决定视野的高度,

如此俯瞰天下的视野,非久居皇位的天子,又如何能看到?!

可偏偏就让一个八岁的孩子这么说出来了!

朱元璋下意识就觉得是在有人教朱允炆这么说的,

或者是…

眼前的朱雄英,看起来是朱雄英的身体,可这魂儿却不知道是谁的了!

想到此,朱元璋的目光也寒冷了几分,

闻言,

朱雄英表情丝毫没有慌乱,瞪着大眼睛,眼睫毛忽闪忽闪的上下翻动,

开口道,

“爷爷,这不是您教我的吗?”

“咱教你的?!”

朱元璋有些错愕,显然没想到朱雄英来了这么一句!

他怎么不记得,自己有教过朱雄英君臣制衡?

“对呀!”

朱雄英重重点了下头,“爷爷您不是和孙儿说,要孙儿以后要以皇帝的视角去想问题!”

朱元璋眼睛翻动了一下,

咱…咱好像确实是说过这句话…

可是…

“就光靠这一句话,你就自己想出来了文武制衡的道理?!”

朱元璋声音明显有些发尖,显然已经被眼前的小家伙给彻底惊到了!

这句话是自己说过的不假,可无非是顺嘴一说,

可听到大孙儿耳朵里,竟然能演化到这种程度?!

这就好像,朱元璋随口要求朱雄英写篇文章看看水平,

然后朱雄英反手就拿出惊世大作一样离谱!

这,这怎么可能嘛!

朱元璋眼中惊疑未退,把朱雄英往自己怀里又拉过来一些,

“来,你和爷爷好好讲讲,你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